润泽以温

【阴阳师】我可能遇到了假的阿妈(1)

毕业论文写得肝疼,摸个小段子。

说在前面,我很爱妖刀,写这个完全是为了自嘲以及自己看着高兴,所以不喜勿入,不接受喷。

——————————————————

大家好我是妖刀姬。

自从被阿妈抽出来之后,我就开始了水深火热的生活。

先来讲一下背景,我那纯种的亚裔阿妈有全套SR和0个SSR。

她游戏玩了一个多月,某天早晨在去亮马桥实习的地铁上获得初级非酋成就,呜哇一声哭出来。

她从玩游戏的第一天起就非常想要茨木和酒吞,尝试过各种玄学包括连抽玄学凌晨玄学整点玄学画符玄学骂网易玄学洗手间玄学产粮玄学,均一无所获。

实习最后一周是2亿回馈,她每天坚持抽符,依旧没有SSR。然后周一晚上下班的地铁上无甚指望地抽了一个符,那天我走路一个没留神摔了一跤,等我站起来已经被她抽出来了。

故事由此开始。


(一)

阿妈:(兴奋地拿着一大把勾玉)好!要抽啦!先定一个小目标!我要用阎魔沉默!辉夜姬打火!一目连护!茨木输出!花鸟卷奶!

我:(哭着抱住她的大腿)阿妈,阿妈你不要我了嘛?好歹我也是你第一个SSR,虽然我断了你中非的路,但是你难道忘了你刚抽到我的时候在地铁上笑出了声旁边的大叔还奇怪地看了你一眼嘛?再说了你现在让我守仓库我也毫无怨言啊!

阿妈:这样一说确实有点对不住你啊……好吧,阿妈再去打一下第十层好了。(说完带上姑姑、爷爷、山兔、椒图还有座敷准备出门)

我:(翻身妖刀把歌唱)阿妈你终于肯给我打皮肤了吗!终于肯让我上场了吗!我终于可以结束仓库管理员的命运了吗!阿妈你真好!

阿妈:不,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仓库管理员也要好看而已。

我: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出乎我意料的是,过了一会儿,阿妈带着他们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我:阿妈,说好的皮肤呢?

阿妈:阿妈总是通关不了第十层,你再等等吧。

我:(呜哇一声哭出来)阿妈!你让我守仓库!还不给我打皮肤!

阿妈:(敷衍地)你乖,别哭,阿妈出个门。

我:(擦掉眼泪)阿妈你要去打石距嘛!我也跟着去!

阿妈:不,我给家里的茨苗苗换碎片去。哦对了我忘了跟你说,就是你传记解锁给我的十个碎片,我都给了别人,准备全换成茨木了。我知道你不会反对的,对吧?(说着出了门)

我:呜哇!我的刀呢?

山兔:妖刀姐姐!妖刀姐姐你别想不开啊!你可是咱寮唯一一个SSR呀!

我:(眼泪汪汪地看着她)还是兔兔你对我好,来,姐姐抱抱!

山兔:值750个御札呢!

我:……别跑!我的刀呢!


(二)

断火5次后,我那40级还只有我一个SSR的阿妈终于用一只五星的戴着四星御魂的姑姑和四只山兔跳过了魂十。

自此以后,阿妈沉迷打石距,石距沉迷掉防御。

每次这个时候阿妈都最生气,所以阿妈每次打完石距回来都会一脸阴沉地大吃特吃章鱼小丸子。

但每次这个时候我都最高兴,因为阿妈既不给我强化御魂,也不给我升级技能,每周限量一个的黑蛋都先给姑姑,不给姑姑,宁可给爷爷都不给我。

让你不带我打石距!活该你只掉防御!哼唧!

我正期待着看见一个一脸阴沉的阿妈,突然发现今天有点反常。阿妈不仅没吃章鱼小丸子,反而还一脸兴奋。

我正疑惑,山兔偷偷跟大家说,阿妈听说荒和万年竹马上就要上线了,从别的阴阳师那儿看到了荒的照片和技能第一眼就被俘虏了,据说喜欢到甚至抛弃了酒吞放弃了茨苗,把抽到荒作为人生第一目标。

不过我能确定,以那个女人的手气,她绝对是什么都抽不到的。呵呵。

山兔:(不怕死地蹦过来)妖刀姐姐,听说阿妈特别想要荒,你说阿妈能抽到吗?

我:呵呵。

山兔:妖刀姐姐,听说阿妈特别想换万年竹,你说阿妈能攒齐御札吗?

我:呵呵。

山兔:妖刀姐姐,听说阿妈打算万一攒不齐御札就把我们都送去返魂,作为咱寮唯一的SSR,你打算怎么办呀?

我:我的刀呢?来,让我们先下手为强,干掉那个女人。

山兔:妖刀姐姐,你还是算了吧。就你现在的技能,你现在的御魂,想干掉阿妈,只有求助食梦貘一条路了。

我:嗯?什么意思?

山兔:做梦吧。(说完蹦蹦跳跳地走了)

我:呜哇一声哭出来

TBC

评论
热度(16)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