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酒茨】你们

五月二十四日晚,误食四十米大砍刀一把。食毕五内如焚,不发糖不成活,文思突如海坊主巨浪,遂成此文。

CP酒吞x茨木,不逆。

OOC都算我的,HE一发完,不甜不要钱,甜也不要钱,各位看个乐呵。

——————————————————

银白的月色,大江山的领地

你席地而坐,周身是五层灿金的狂气

酒盏,酒香,酒葫芦

每一天都如此惬意


有什么悄悄靠近,响声惊动了你

你偏头一看,是个小妖怪,带了一身泥

他金眸闪亮,声音却稚气

“你看上去很厉害,不如和我斗斗技?”


你起初拒绝,他却不依不饶不肯离去

你被缠得无法,拿起酒葫芦向他示意

他眼里透出兴奋,小脑袋高高扬起

“来吧!...

【酒茨】相亲志
520福利肝了一天。
二百粉点梗中@天長地久 小伙伴点的相亲梗,背景我略有修改。
大甜饼,HE一发完。


直接看即可,不要点开,会模糊……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酒茨】和亲志

又名《我是如何为破势、奶子和腹肌折腰的》、《论茨宝是如何被睡服的》。梗来自于二百粉点梗中@小仙女家的二狗子 ,我看完这个梗觉得写起来应该会很有意思,灵感一来就写了。小伙伴原话是“和亲梗,战败国的茨宝被送给酒吞和亲,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

CP酒茨不逆,欢乐向甜饼,HE一发完,小番外有微量博晴注意。
——————————————————

志·一

晴明从破了一块的王座上走下来,在茨木看来本应是非常沉痛的事儿却让他说得非常欢脱。

“茨宝,你看这多合适?你嫁过去就是鬼后,咱们也不用跟丹波国再打了。而且鬼王很喜欢你,你肯定能过上好日子。哦对了,鬼王还说了,除却一应...

二百粉点梗,占tag抱歉。
你们随意点23333,CP限酒茨,茨晴,荒晴。杂食向没错,酒晴开不动了233333
我估计也不会有很多人点,所以点到的估计都会写。
另,因为我没有同时开多个坑的习惯,荒晴的会放在之后的星辰大海里,茨晴的会放在流苏里。酒茨如果是小短篇会很快掉落,长篇的话等流苏完结开坑。
点梗请注明梗的内容,甜or虐,结局HEorBE,清水or车。
我的车技依旧一般所以咳咳……
刚开始只是抱着单纯想写的想法,没想到今天也两百粉啦。
谢谢小伙伴们喜欢呀。爱你们,比心。

【酒茨】听说你想搞事

CP酒茨不逆,现代paro,欢乐向HE一发完。
脑洞来源于我和好姬友的对话。
——————————————————

茨木最近很想搞事。
起因其实很简单,茨木有一天想打架,便给酒吞发微信约架。
“挚友啊,等你回来我们来打架吧!”
发完这条,他兴致勃勃地等回复,然而他的挚友,酒吞童子,并没有回复他。
茨木想,挚友不回我,那大概是不想打架。不想打架,那说点别的总行吧?他歪着头想了想,拿起手机。
“挚友啊,你今晚想用哪个味道的?”
回复很快来了,是一条语音。
“斗离呀!吨吨吨吨吨”
“挚友你为何拿鬼葫芦打我,这是不想和我做吗?”
又来一条语音,是个空白。
完了。挚友不仅不想做,现在都懒得跟我说话了。
茨木的小心心,“咔嚓”一声...

【阴阳师 · 茨晴】流苏(7)

十二

一行人回到庭院,八百比丘尼正坐在樱花树下喝茶。长生的占卜师见了茨木紧握着晴明的手,只是微微笑了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用了些点心后,茨木说要去清理一下战甲。万年竹待茨木走了,将萤草和座敷叫过去,耳语了一番。两个小式神点点头,随即向晴明走去。

“大人大人,我们还想吃橘子呀。”

“那就去放点心的地方找找吧。”

萤草和座敷答应着去了,不一会儿空着手回来了。

萤草手里的枫叶一晃一晃,“大人,没有橘子啦。”

座敷点点头,“对呀,大人,没有橘子啦。但是为了避免祸患,离福运更近一些,大人您可是一定要在帽子上放橘子呀。怎么办呢?”

晴明笑道,“那还不简单,我这就去买些回来。”

万年竹站起...

占tag抱歉。有没有小伙伴能跟我换大天狗碎片呢?坐标莲之净,ID润泽以温,有15个酒吞,7个荒川,11个一目连可以换。谢谢啦!

【阴阳师 · 茨晴】流苏(6)

十一

第二日晨起,晴明的眼睛毫无悬念地肿了。茨木见了,就问怎么了,晴明只说没事。座敷和萤草自然是不晓得其中因由的,万年竹虽然明白但自然也不会说,事情也就过去了。

晴明虽然心绪不佳,但是日常诸事也不怠慢,念及今日是木曜,刷针女是再好不过的,还是照例领着式神们出门打御魂。

这日从御魂塔上下来,迎着夕阳回庭院的路上,座敷和萤草嚷着口渴。

“辛苦啦。口渴的话,要不要吃橘子?”

“啊!晴明大人最好啦!要吃要吃!”

晴明笑道,“那你们自己来拿,够得到就给你们吃。”

萤草望了望晴明帽子上的橘子,撅起了嘴。

“大人这明摆着是欺负我们呀!这怎么可能够得到!”

晴明笑得很开心,“够不到就别吃了吧...

【酒茨】远行志

写在前面:

CP酒吞x茨木,不逆。

一发完,轻松欢乐向,不甜不要钱。

背景是酒吞让茨木完成百鬼风俗考的地域收集。

括号内是酒吞的心理活动,没写在回信上。

——————————————————

志 · 一

吾友:

啊,这才刚走几天,吾已经开始思念吾友了!吾友交代吾完成百鬼风俗考最后的部分,虽说只剩与吾和吾友同一级别的大妖,但全部完成可也需要些日子。接下来的日子里可怎么办?虽说要做吾友的左膀右臂,帮助吾友巩固鬼王之位,但是没想到,现在一经离别,吾的内心竟然变得如此脆弱,这样不行!吾应当快些完成吾友交代的任务,快些回到大江山,和吾友战斗一场,然后让吾...

【阴阳师 · 茨晴】流苏(5)

于是这一晚当然还像从前,晴明枕着茨木的手臂睡。

但是这一晚其实不像从前,晴明即使枕着茨木的手臂睡还是睡不着,开始是想到砚箱里的铃铛就觉得心里发苦,后来见了茨木角上的流苏也觉得心里发苦。怎样都睡不着,晴明干脆坐起身来,想出去走走。

他的动作很轻,茨木睡得沉,并没醒。

晴明站在榻榻米边,出神地望了一会儿茨木的睡颜,极轻地叹了口气。

过了凌晨了,庭院里静悄悄的。

晴明走到樱花树下,坐在石案前抽签。

“莫仿飞蛾事,徒然扑夜灯,阴阳自有道,相顺不相违。”

晴明像是被当头打了一棒,只觉得心里疼得厉害,周身也发凉。

连神明都觉得这感情是飞蛾扑火,所以特意来警告我吗……

“晴明大人?”...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