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酒茨】你们

五月二十四日晚,误食四十米大砍刀一把。食毕五内如焚,不发糖不成活,文思突如海坊主巨浪,遂成此文。

CP酒吞x茨木,不逆。

OOC都算我的,HE一发完,不甜不要钱,甜也不要钱,各位看个乐呵。

——————————————————

银白的月色,大江山的领地

你席地而坐,周身是五层灿金的狂气

酒盏,酒香,酒葫芦

每一天都如此惬意


有什么悄悄靠近,响声惊动了你

你偏头一看,是个小妖怪,带了一身泥

他金眸闪亮,声音却稚气

“你看上去很厉害,不如和我斗斗技?”


你起初拒绝,他却不依不饶不肯离去

你被缠得无法,拿起酒葫芦向他示意

他眼里透出兴奋,小脑袋高高扬起

“来吧!我不怕你!”


他很快输了,结果当然不用怀疑

你笑笑,背起葫芦起身要离去

他追上来,“你好厉害!我要跟着你!”

你干脆地拒绝,他急了,伸手去够葫芦底


“疼吗?”

你认命一般妥协,用神酒将他的伤口清洗

“说了不要跟着我。你不怕它再咬你?”

“不怕!我就要一直跟着你!”


你带他回了住处,给他换了新衣

小妖怪白发金眸,鲜红的鬼角像要长到天上去

他鼓着腮帮子,肉嘟嘟地很是讨喜

“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


显然这话不讨喜

但你只是笑笑,没怎么在意

你俯下身为他整理衣袍,他顺从地任你整理

而你注意到,他暗自握紧了小拳头,脚尖已经踮起


“怎么,要捶我胸口?那来吧,看本大爷怕不怕你。”

心事被戳穿,他肉嘟嘟的两颊燃起了些粉意

你只是笑,挑衅一般把精壮的胸膛亮出去

他红着脸跑远了,边跑边道,“不理你。”


他的确是个好苗子,长成以后未必输于你

这一点你心下了然,却乐得看他提升妖力

渐渐小团子长成少年,却依旧像以前每天粘着你

“挚友挚友,快来和我斗斗技!”


“烦死了,别吵本大爷!”

“哦……”

他应一句,却依旧笑眯眯地迎接

“挚友挚友,你要不要吃肉,茨木给你切?”


不知不觉少年长成了大妖

你重新为他拿来一身战袍

“穿上它,茨木,它将伴你创造只属于你的荣耀。”

“茨木只想要挚友,不想要荣耀!”


后来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枫叶林中你为一舞惊艳

她名鬼女红叶,有着绝色容颜

旋转,跳跃,她睁着眼

舞名死亡之舞,枫叶是翻飞的刀尖


你疯狂地追求她,想看她只对你绽放笑颜

可她掩了掩鼻子,厌恶地走远

“你这酒鬼,离我远点。我爱的只有晴明大人,我的一切都愿为他奉献。”

你颓唐地倒在树下望着她的背影,忽略了不远处一道视线


“挚友!你是鬼王,怎可为了一个女人借酒浇愁!”

“能填满本大爷寂寞的从来不是你茨木童子,走,给我走!”

“我不走!除非你答应我振作,挚友!”

“本大爷说了,让你走!现在就走!”


你不理他,自顾自地往嘴里倒酒

神酒滋味很烈,酒意很快上了头

他低下头,语声轻柔

“挚友,你醉了,我不能走。”


清醒后你难以释怀,独自向晴明的庭院寻去

长生的占卜师接待了你,像是早就知晓你的来意

“红叶已经被晴明大人净化,还签了式神契。”

你说这样最好,用力咽下喉头的涩意


八百比丘尼笑着,看出你掩藏的情意

“酒吞童子大人,您将来有桩姻缘,会让您很满意。”

“如果只是想安慰本大爷,那倒不必。”

“缘法天定,您有一日自会知悉。”


你回到大江山,茨木正处理积压的事务

他穿着你给的那身战甲,全神贯注地伏案疾书

月色将他轮廓勾得柔和,又将他表情染得模糊

你摇摇头,未曾察觉心底有什么蛰伏


渐渐你觉得他似乎越发可爱,这个想法让你惊讶

渐渐你觉得你似乎忘了红叶,这个认知让你惊吓

你想起八百比丘尼说的话

牙白,难道友谊的小船要翻啦


毕竟单刀直入才是鬼王的作风

你想了一晚,做了个决定

你找到他,干脆地挑明

“茨木,本大爷喜欢你。你愿不愿意陪在本大爷身边过一生?”


他愣了一下,现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挚友你是认真的?”

“不然你说呢?”

他带着哭腔笑了,“我愿意,挚友,你知道我愿意的。”


声音从远处传来

“哒哒哒”

“挚友,那是什么声音呀?”

“哦,那个呀……那是姻缘的小船发动了马达。”


他天真地望着你,“什么是马达?”

你低头去吻他,“别管了……我们来做点别的事吧。”

“什么事呀?”

“随我去榻榻米上,你就知道啦。”


他环着你的颈项,仰头望着你

你爱抚着他的每一处,情欲的火苗四处燃起

“来吧,挚友……”

“你就这么着急?”


你进入,他迎接,呼吸都变作急切的喘息

你抽离,他挽留,吮吻是交换津液的甜蜜

铃铛欢快地响着,声音时高时低

或许是错觉,你竟甘愿在此中沉溺


你问他还疼吗,在第二日晨起

他红了脸,害羞的神情和小时无异

而你望着他,将他神色看得清晰

分明那双金眸里,多了些缱绻在眼底


然后你大婚了,席前见到了八百比丘尼

“你是不是早占卜到本大爷会和茨木在一起?”

那女人脸上有神秘莫测的笑意

“鬼王大人,这桩姻缘可还满意?”


你点点头,“自然满意。”

占卜师依旧笑着,还是那么神秘

“可我还有句话,权作提醒之意。”

“从来好物不坚牢;易散是彩云,易碎是琉璃。”


你脸色一沉欲要多问

她已消失在开场时分

你摇了摇头,抛却这些烦闷

带着笑走向他,你的爱人


甜蜜没有变故

茨木依然唤你挚友,依然愿战服输

妖生茫茫,彼此就是归宿

一遍一遍,你在夜晚吻过他身上每处


但好日子总是太短,八岐大蛇的阴谋没个完

晴明来找你,将京都的一处托你照看

你不舍茨木临险,欲要独自出战

他已经站在纸门前,“挚友,我永远与你一同分担”


你全力对敌,未曾将背后密切注意

大蛇钻了空子,蛇毒袭来,吞噬了你

你脑子混沌,神志开始游离

一个身影冲了过来,替你挡下致命一击


再醒过来的时候,似乎又到了平静里

有风自廊下来,裹着庭院里草木的气息

晴明坐在树下,同往常一样执笔

你冲出去,“茨木呢?你们把他带去了哪里?”


银发的阴阳师望向你,面上似有忧愁

一旁的武士犹豫着开口

“他替你挡了八岐大蛇的一下……伤得太重,怕是以后……”

他对上你焦急的目光,只是摇了摇头


你抱着茨木回到大江山

仿佛那年初见的季节,景象依然

“快些醒来,我要你平安!”

但他永远闭上了眼睛,听不见你的呼唤


终于来了,你想

琉璃易碎,彩云易散

你闭上眼睛,准备迎接黑镰和招魂幡

却等来一阵刺痛,就在左胸上端


你瞪大了眼睛,身上是粘腻的冷汗

怀里人动了动身,双眸紧闭,却犹自呢喃

“挚友……挚友最好看……”

原来一切不过一场梦魇,你竟然……


你低头看他,像每个清晨一样

他安稳地睡着,靠在你的胸膛

鬼手搂着你的腰,口水流到你胸肌上

他完好无损,妖纹依旧那么漂亮


你几近落泪,失而复得的喜悦像在空中飘荡

“唔……还要……挚友最棒……”

你干脆地摇醒他,按在榻榻米上

然后你们干了个爽


Fin.

——————————————————

甜吗?

这篇是酒吞视角,如果想看的小伙伴多,我就会写个茨木视角的。

想看的话,请留言告诉我。

评论(29)
热度(83)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