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酒茨】和亲志

又名《我是如何为破势、奶子和腹肌折腰的》、《论茨宝是如何被睡服的》。梗来自于二百粉点梗中@小仙女家的二狗子 ,我看完这个梗觉得写起来应该会很有意思,灵感一来就写了。小伙伴原话是“和亲梗,战败国的茨宝被送给酒吞和亲,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

CP酒茨不逆,欢乐向甜饼,HE一发完,小番外有微量博晴注意。
——————————————————

志·一

晴明从破了一块的王座上走下来,在茨木看来本应是非常沉痛的事儿却让他说得非常欢脱。

“茨宝,你看这多合适?你嫁过去就是鬼后,咱们也不用跟丹波国再打了。而且鬼王很喜欢你,你肯定能过上好日子。哦对了,鬼王还说了,除却一应的彩礼之外,再给你加八个黑蛋五个五星白蛋四个四星白蛋作为聘礼。阿爸穷,没法给你升星也没有黑蛋给你喂技能,你跟了酒吞,全都解决了,可不是两全其美?”

茨木越听眉头皱得越紧。“阿爸!你怎能为了区区几个蛋把我卖了!”

晴明摇摇头。“宝,这不是几个蛋,是十好几个蛋呢。而且怎么算是卖呢,你有了好归宿,阿爸此生也无憾了。”

茨木态度非常坚决,“阿爸!谁愿意去谁去!反正我不去!”

晴明坐回王座上,“这事儿由不得你,必须去。酒吞指名道姓要你,阿爸也是没办法啊。再说了,这事儿你上战场之前我就跟你说了,打了败仗就得去和亲,你要是不想去,怎么当时不努点力把他消灭了?”

茨木气得摔了一个茶碗。

“阿爸你是在逗我吧!就算你不给我升六不给我升五不给我升技能,那你倒是给我一套好御魂呀!就你给我的御魂,虽说是破势,也是六星,但是二四六都是防御加成,你让我怎么把他消灭啊!”

晴明拍了一下扶手,扶手咯吱一下,掉了一块。他没去管扶手,继续语重心长地教导茨木。“你这傻孩子,什么时候才能明白阿爸的苦心?你防御高,他打你,你掉的血就少。这是怕你把小命丢了,明不明白!这事儿已经定下来了,没有更改的余地了。你就好好休息几天,等着去和亲吧。”

茨木气得浑身发抖,蹲下身就要召唤地狱之手。晴明出声提醒他,“阿爸的御灵已经满级了,你是打不死我的,顶多把王座震塌。把王座震塌还得拿钱修不是?除却酒吞给的彩礼我们已经没钱了,用了人家的彩礼,你就更得嫁酒吞了。宝,你听话,回房歇着去吧,后天就启程。来人,送殿下回房。”

茨木被十个小纸人拖拽着鬼爪踉踉跄跄地走了,远处传来悲愤的呼喊声。

“唔啊啊啊!我不想去!”

志·二

但是再悲愤也没用,茨木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他想去捏大蛇泄愤,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可能捏不死大蛇反被大蛇捏死,为了一桩亲事把自己小命搭上,未免也太不值得了。他想逃跑,但晴明派了二十个小纸人看管他,他跑不了。想到要去和亲,他每天闷闷不乐。晴明怕他闷出毛病,给他挑了两个陪嫁侍从,吩咐每天陪茨木说话。

“出去!我想静静!”茨木吼道。

天邪鬼赤和天邪鬼黄对视了一眼,上前劝道,“殿下,事已至此,您还是接受现实吧。您仔细想想,其实王上也为您谋划得很深远不是?不然为什么独独挑了我们作为您的陪嫁呢?”

“什么深远?我这辈子就跟幸福生活绝缘了!我不想去和亲!”

“您看啊,我能增加暴击,天邪鬼赤能增加伤害。鬼王肯定会给您好御魂的吧?不管他给您暴击六号位还是暴伤六号位,我俩之中,您总能用上一个。”

茨木闷闷地,“可是我喜欢长得漂亮的。你俩太丑了。”

“您不想用我俩,那就只能指望鬼王给您一套满暴的暴伤了。那可不容易啊殿下,您还是别抱太大希望了,免得落空。”

茨木听得烦,索性趴在小几上,呆呆地望着窗外。天邪鬼赤和天邪鬼黄对视一眼,悄悄出了房间。

茨木呆呆地想着,明天就要走了吗……要去和亲了,嫁给鬼王。那个鬼王……酒吞童子,哼,不就是有钱吗!就用几个蛋,啊不,十几个蛋,就把阿爸收买了。唉,我走了阿爸怎么办呢……

好困。

茨木打了个哈欠,趴着睡着了。


志·三

茨木是被天邪鬼赤和天邪鬼黄催着醒来的。

“快醒醒殿下,穿上这身新铠甲,您该走了。鬼王十分重视,亲自来接您了呢。”

天邪鬼赤和天邪鬼黄给茨木换铠甲,茨木机械地任由他们打扮。为了表示喜庆,他们不仅给茨木换了一身颜色鲜艳的铠甲,还在茨木的角上挂了个小流苏。

茨木被推着走出门,第一眼就看见正和晴明交谈的酒吞——

的奶子。

四星满级的茨木小殿下,在几百年的鬼生中,头一次愣了。他呆呆地看着酒吞的奶子,顺带看了一眼酒吞的腹肌和人鱼线,手中的鬼火球“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晴明出声唤道,“茨宝,你愣在那儿干什么呢?快把球捡起来,来见过鬼王。”

酒吞见茨木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裸露的上身上,玩味地笑了一笑。他摆摆手,“不用多礼。既然都准备好了,那人我就带走了。”

“阿爸……”

晴明招招手,“快去吧茨宝。日子要好好过,不用担心阿爸。”


志·四

一路上酒吞没怎么和茨木说话,茨木百无聊赖,就听天邪鬼赤和天邪鬼黄闲聊。

“啧啧,你看鬼王大人那长相,那身材。我们殿下好福气哟。”

“可不是?这下那方面肯定不用担心了……哈哈哈……”

“你们在说什么?”

“说鬼王大人呀。殿下,您好福气呀,将来生活肯定特别和谐。”

“怎么知道的?”

“您跟鬼王大人睡一晚就知道了。”

“才不要!我不和他睡!”

“殿下,您既然来和亲了,就得和他一起睡,不能耍小性子。否则您想想,要是鬼王怒了,打回去,咱们还能扛得住吗?您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王上考虑啊。您听我们一句,就算不情愿也且忍忍吧。何况我们觉得您肯定会乐在其中的。”

茨木想了想,单纯地睡在一起,也并非那么不能接受,无非是枕边多个人罢了。他不知怎么的想起酒吞裸露的胸肌和腹肌,于是妥协了,“那好吧。为了阿爸,我只能牺牲一下了。希望鬼王不要打呼……让我能好好睡。”

天邪鬼赤和天邪鬼黄想,估计到时候您就累得没心思考虑鬼王打不打呼这个问题了。但他们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志·五

回到大江山已经是晚上了。茨木一直在屋里坐着,宾客散了,鬼王沐浴之后,带着一身水汽进了屋。

茨木早就洗过了,此刻坐在镜前,愣愣地盯着柜子里的什么。酒吞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酒吞走过去,自他身后拥住他。茨木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后才慢慢放松下来。酒吞觉得很有意思,于是问道:“你喜欢那套六星破势吗?”

茨木站起来,转过身来看着他。酒吞离他很近,温热的吐息几乎要喷到他脸上。

好……好帅……

茨木脸红了。

他低下头,又被酒吞挑起下巴。

“本大爷在问你话。”

茨木看着他,有些紧张。他下意识想答喜欢,又觉得应该表现得像见过点世面一样,于是便道:“不……不喜欢。”

酒吞笑了笑,“不喜欢啊。那本大爷明日就把它奉纳了,反正留着也没人用。可惜了这套满暴的暴伤破势喽。”

茨木眼睛里立刻写满了后悔,他几乎想立刻扇自己一巴掌。满暴的!暴伤破势!啊啊啊啊!

酒吞看在眼里,只是笑。他拥着茨木走向榻榻米,“走吧,该睡了。”

茨木一步三回头。但他刚才已经说了不喜欢,现在又拉不下面子反悔。正两难之际,酒吞已经把他压在榻榻米上,自己也靠过来。

酒吞轻轻抚摸着他颊上的妖纹,“怎么?后悔了?”

酒吞简直对他的想法了如指掌,茨木觉得很危险。他推开酒吞的手,嘴硬道,“才没有。别碰我。”

酒吞也不恼,收回手笑道,“那好。我明天一早就去奉纳。现在晚了,睡吧。你不是不想让本大爷碰你吗?本大爷保证不碰你。”

酒吞在茨木身边躺下,屋内陷入一片黑暗。他似乎很快就睡着了,然而茨木还在辗转反侧。

这么好的破势啊啊啊……我舍不得!可是怎么办,怎么说呢……不行,别想这个了,想点别的……

茨木强迫自己把目光从柜子的方向移开,他转过身来,酒吞闭着眼,呼吸很平稳。

很安静,没打呼,不错。茨木想着,目光不由自主地往下滑,掠过酒吞的双唇,掠过线条优美的颈项,到了他的奶子上。

太好看了。茨木暗自感叹道。即使和亲一百个不情愿,但是他真是太好看了!

鬼使神差地,茨木很想摸一摸。他小声唤了一句,“酒吞?”

对方没反应,似乎已经睡熟了。茨木内心小小地雀跃了一下,趴在酒吞旁边,伸手去摸酒吞的奶子和腹肌。

这手感……啊啊啊不行了!

茨木陶醉在美妙的触感中,丝毫没发现酒吞已经睁开了眼睛。他继续摸着,从胸肌摸到腹肌,摸到人鱼线——

然后他就被酒吞按在了榻榻米上。

“摸够了吗?”

酒吞的呼吸近在咫尺。

茨木惊恐得声音都变了调,“你你你……你怎么醒了?”

“谁跟你说本大爷睡着了?再说就算睡着了,像你这种摸法,也得让你摸醒了吧?”

茨木的脸红得要滴血。

“我我我……”

“你碰了本大爷,却不让本大爷碰你,这不公平。”

酒吞说着,把手伸进茨木的单衣里面,抓住他胸前的一点,用力揉捏了两下。

茨木被他捏得浑身发软,“停下!我不是这么碰你的!再说不是只要一起睡就好了吗!为什么要这样!”

“是吗。那本大爷这就教教你什么叫一起睡。记着点,学好了。”

酒吞衔住茨木粉润的唇,泄愤般咬了两下。茨木愣了一下开始挣扎,被酒吞轻而易举地制住。他被迫沉溺在酒吞强势的吻中,和酒吞交换津液,和酒吞的舌纠缠,任凭酒吞的手在他身上游走,而他双颊染上粉色,金眸里也泛起迷离的水光。他渐觉呼吸不畅,于是开始挣扎起来,没什么力气地推拒着酒吞。

酒吞放开了他让他喘气,茨木用一只手捂住脸,从指缝里偷偷看酒吞。

“害羞了?”

“唔……你要碰我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酒吞看着他,黑暗中那双紫眸很亮,茨木莫名觉得心安。

“说吧,什么条件?”

“我……我要那套破势。”

酒吞狡黠地笑了。

“不给。刚才不是还说不喜欢吗?既然你不喜欢,本大爷就换套别的给你。”

茨木急了,“不!我就要那一套!”

酒吞不松口,“不行。”

茨木难过起来。

“那好吧。”

酒吞慢悠悠地开了口,“其实也不是不行。不过今晚你得都听本大爷的。”

茨木一听有戏,兴奋地坐起身来。他拍拍胸脯,摆出一幅视死如归的架势。“不就是陪你睡一晚吗?说吧,你想怎么睡!我都可以!”

酒吞“唔”了一声。

“你都可以啊……那来吧。”

志·六

“唔……好奇怪……”

“奇怪吗?……嗯?”

“啊啊啊啊!别……!别碰那儿……”

“哪儿?这儿?……还是这儿?”

“呜呜……坏人……我……我就不该来和亲……啊————!”

“晚了。你已经是本大爷的鬼后了。”

“呜呜……慢……慢一点……求你了……”

“就这速度,爱要不要。”

志·七

第二天早晨,酒吞把破势拿到榻榻米前。茨木还睡得迷迷糊糊,单衣敞着,露出的一截脖颈上有暧昧的红痕。

酒吞拍拍他,“茨木,起床了。你不是要破势吗?本大爷给你拿来了。要不要起来试试?”

茨木半梦半醒,“不……不要破势。”

酒吞捏捏他的尖耳朵,“嗯?不要破势?那要什么?”

茨木抱住他的手,放到颊侧蹭了蹭,无意识地笑着。

“唔……要……要吞吞。”


Fin.


小番外

酒茨大婚后,晴明收到茨宝来信一封,内容如下。

阿爸:

最近身体如何?

不用担心,我在这边一切都好。吞吞为我准备了满暴的暴伤破势,所以我就不需要天邪鬼赤和天邪鬼黄了。

我们如胶似漆,各方面生活都很和谐。阿爸果真为我考虑得深远。

谢谢阿爸。

顺祝阿爸和博雅阿爸新婚快乐!

再偷偷说一句,阿爸,我有个事儿想问你。你想和博雅阿爸成亲,是看上了他的奶子还是看上了他的腹肌?阿爸你别害羞嘛,一定要告诉我。我觉得我这么喜欢吞吞的奶子和腹肌,一定是遗传了你这个属性。

爱你的茨宝

酒茨大婚后,晴明收到酒吞来信一封,内容如下。

阿爸:

睡服茨宝计划圆满完成。还要多亏了阿爸的计划,让我穿着暴露点去。以及,果然茨宝最喜欢破势。知子莫若父啊。

不过,他现在不喜欢破势,改最喜欢我了。

另,我已经知道了给他都戴防御加成以及不给他升星升技能都是您故意的。阿爸用心良苦。这件事并没与茨宝提起,请阿爸放心。

为感谢阿爸一直以来的帮助,特随信附上800皮肤券,给阿爸和博雅阿爸做婚服用。

望您保重身体,我和茨宝择日回去看您。

酒吞

评论(42)
热度(227)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