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酒茨】听说你想搞事

CP酒茨不逆,现代paro,欢乐向HE一发完。
脑洞来源于我和好姬友的对话。
——————————————————

茨木最近很想搞事。
起因其实很简单,茨木有一天想打架,便给酒吞发微信约架。
“挚友啊,等你回来我们来打架吧!”
发完这条,他兴致勃勃地等回复,然而他的挚友,酒吞童子,并没有回复他。
茨木想,挚友不回我,那大概是不想打架。不想打架,那说点别的总行吧?他歪着头想了想,拿起手机。
“挚友啊,你今晚想用哪个味道的?”
回复很快来了,是一条语音。
“斗离呀!吨吨吨吨吨”
“挚友你为何拿鬼葫芦打我,这是不想和我做吗?”
又来一条语音,是个空白。
完了。挚友不仅不想做,现在都懒得跟我说话了。
茨木的小心心,“咔嚓”一声碎了一地。他拿起手机,向大天狗诉苦。
“大天狗,挚友最近既不同意和我打架也不同意和我做,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大天狗很快回了微信,“我觉得可能是你太粘着酒吞了。距离产生美,知道不?不然这样,你干脆出去旅个游,借这个机会让你俩都冷静一下,酒吞肯定不习惯没有你的日子,等你回来,小别胜新婚顺理成章,美滋滋。”
茨木觉得很有道理,想一想,离家出走,虽然是暂时性的离家出走,也算得上是搞事了。“可是我不想去旅游。要不我去你那儿借住几天?这样要是这期间挚友找我,你也能帮我出出主意。你说呢?”
大天狗同意了,于是茨木收拾好包袱,立刻出发了。


酒吞最近很想搞事。
起因其实很不简单,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宣扬“两只红角向酒吞”的茨木童子,突然离家出走了。而且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
这让他觉得很疑惑,左思右想,决定还是找个人问问。
他给大天狗发微信,“大天狗,你说茨木为什么突然不理本大爷了?而且还走了,本大爷怎么联系他都不回复。我是不是应该报个警?”
大天狗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知道找了?自作自受。不用报警,他在我这儿呢。”
嗨呀好气哦,酒吞瞬间叠满五层狂气。
“你俩干什么呢?为什么回复这么慢?大天狗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本大爷的人,小心本大爷的鬼葫芦!”
大天狗给他发了个笑哭了的表情。
“酒吞你搞没搞错,我哪敢动你的人?不是你先不理他的吗?这样吧,我让茨木看微信,你自己和他说。别凶他,哄一哄就好了。”
酒吞给茨木发微信。
“回来吧,本大爷请你喝神酒。”
隔着屏幕,茨木眼睛一下子亮了。


茨木最近更想搞事了。
回去之后,挚友对之前的事儿只字未提,反倒非常热情地请他喝神酒。他并没接酒碟,先是靠过去小声地问酒吞,挚友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酒吞愣了一下,“你怎么会这么想?本大爷疼你还来不及呢。”
茨木撅起嘴,“疼我你要用酒葫芦打我?”
酒吞一头雾水,“本大爷什么时候要用酒葫芦打你了?”
茨木刚要开口,突然觉得口渴,下意识舔了舔嘴唇。酒吞见他这样,便把酒碟复递过去。
“来,先把酒喝了,喝了慢慢说。”
茨木一饮而尽,酸得胃里翻江倒海。明明之前喝的神酒不是这个样子的!挚友一定是故意给我喝这么酸这么难喝的东西,就是想赶我走了又不想明说!
“不说了!”
茨木悲愤地扔下酒碟,拿起行李夺门而出。


酒吞最近更想搞事了。
他接到大天狗的微信,“我说酒吞,你这样做就不太合适了。你不想和他在一起了,就跟人说明白,做什么故意给他喝那样的东西?”
酒吞莫名其妙,“我给他喝什么了?就是从酒葫芦里倒的神酒啊?”
“茨木说可酸了,又酸又难喝。”
“啊?”
酒吞倒了一碟自己喝了,还是同样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不能啊,我刚喝了,没问题啊。”
“那茨木怎么说可酸了?行,就算没问题,他说他之前找你约架,你不理他,问你晚间想要什么味道的安全套,你拿酒葫芦打他。他就跑我这儿来了。”
酒吞很疑惑,“我没接到这些消息啊?”
大天狗叹了口气。
“那你来吧,我刚给他弄了点吃的,哄着睡了。你来了把话说开,什么都好了。”
“行吧。”


到了大天狗那儿之后,酒吞几乎要控制不住体内想搞事的洪荒之力了。因为他看见了茨木窝在被子里睡着,眉头皱着,小脸上还有泪痕。
大天狗制止了他拿葫芦的手,“哎哎,我说,他成了这样可不是我的锅。你有那时间搞事,不如先把事情搞清楚。”
酒吞无法,就随着大天狗到客厅坐下。大天狗把茨木的手机递给他,“喏,茨木给我听了语音,你也来听听吧。”
酒吞打开手机,轻车熟路地解锁,翻到聊天记录,果然比自己手机里的多了几条。点开一听,和大天狗说得毫无二致。他略略一想,立刻明白了,气得把葫芦摔在了地上。
大天狗风轻云淡,“明白怎么回事了?”
“葫芦成精了。”
大天狗没作声,酒吞看了他一眼,他的表情很古怪,像是忍笑忍得很辛苦。
“所以其实是葫芦在搞事?酒吞,真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酒吞恶狠狠地,“不许笑!”


茨木醒来之后见到坐在床边的酒吞,很想搞事。他现在对酒吞可谓又爱又恨,但是爱占了上风,于是忍住没搞事,只是转过去不理他。酒吞叹了口气把人搂进怀里,跟他解释一切都是酒葫芦在搞事。
茨木听得一愣一愣,“所以说葫芦也会用微信?还会发语音?还故意给我喝酸味的酒?”
“咳,我觉得那可能不是酒,是醋……估计我和你太好了,它心里不平衡了。”
“厉害了我的葫芦,不愧是我的挚友,连背的葫芦都如此有灵性……等等!我为什么要夸它!一个葫芦也想搞事!虽然是挚友的葫芦,但是也不行!”
“我都跟它说好了,它再闹,我就不要它了,好了吧?你放心,这种事儿以后绝对不会再有了。咱们讨论点别的……”
“嗯?讨论什么?”
“今晚想用什么味道?随你挑。”


大天狗现在很想搞事。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房门口,扪心自问。
mmp的,我为什么要吃下这份狗粮?

Fin.

评论(18)
热度(137)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