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茨晴】流苏(7)

十二

一行人回到庭院,八百比丘尼正坐在樱花树下喝茶。长生的占卜师见了茨木紧握着晴明的手,只是微微笑了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用了些点心后,茨木说要去清理一下战甲。万年竹待茨木走了,将萤草和座敷叫过去,耳语了一番。两个小式神点点头,随即向晴明走去。

“大人大人,我们还想吃橘子呀。”

“那就去放点心的地方找找吧。”

萤草和座敷答应着去了,不一会儿空着手回来了。

萤草手里的枫叶一晃一晃,“大人,没有橘子啦。”

座敷点点头,“对呀,大人,没有橘子啦。但是为了避免祸患,离福运更近一些,大人您可是一定要在帽子上放橘子呀。怎么办呢?”

晴明笑道,“那还不简单,我这就去买些回来。”

万年竹站起身,“大人累了一天,也该休息休息。不如我去吧,回来的路上还可以回竹林看一看。”

晴明点点头,“也好,那你去吧。”

八百比丘尼笑着收起茶具,“今天的庭院也是一如既往地热闹呢。晴明大人,我先回房休息了。”

晴明点点头跟她致意,随后回了母屋。


十三

晴明打开砚箱,一沓皮肤券整整齐齐地放在角落。他将前些天狩猎战得的皮肤券拿了出来,和它们放在一起数了一遍。

……一百四十九……一百五十……一百五十一。

晴明想起商店里那套地狱鬼手,面上不自觉地带上笑意。他将皮肤券收好,复又走回庭院。

茨木已换了干净的战甲,正在庭院里陪萤草和座敷玩。萤草想要测试茨木的黑焰和座敷的鬼火哪个温度高,就拿手里的枫叶轮流去试。惨遭蹂躏的枫叶被烧得焦黑,然后萤草一个治愈之光它就又变得金黄。试了几次没得出个结论,萤草还要继续,座敷心疼那枫叶,说什么也不肯再打火了。

晴明看在眼里,只是笑,这时候本门开了,万年竹拎着个小竹篮子走了进来。

萤草和座敷见万年竹回来了,兴奋地迎了过去。

“竹先生,您回来啦!橘子呢!有没有买橘子!”

万年竹笑着把手里的小竹篮子递给她们,“当然买啦!这下不仅你们吃的有了,大人也不用担心不能趋福避祸了。”

“哎哎?”

“咿呀!”

萤草和座敷在看到小篮子里的东西之后,似乎都惊呆了。

“茨木大人!晴明大人!”

茨木和晴明对视一眼,走了过去。

一看到篮子里的东西茨木就不淡定了,“汝是在逗吾吗?这样的东西能往他头上放吗?”

万年竹理直气壮,“怎么不能?不都是橘子吗?”

“放橘子为的是趋福避祸,汝这个也太丑了,万一反而招来祸端怎办?”

晴明又看了一眼小篮子里的丑橘,没忍住笑了出来。

“好了茨木,万年竹也是一片好心。就算不能放在帽子上,总还能吃不是?别看丑橘丑,吃起来可甜呢。来,大家都来尝尝。”

“那汝的橘子怎么办?”

“一会儿再去买就好啦。”

万年竹故意叹着气,“我可不去了,免得又买错了,平白招一顿埋怨。”

“辛苦啦。我一会儿自己去就好。”

万年竹看了一眼座敷,小式神立刻会意地开口。“天要晚了,大人现在又没有橘子能趋福避祸,自己去怕是不安全。保险起见,您还是带个式神吧。您这些式神里就茨木大人攻击最高,不如就让茨木大人陪您一起去吧!萤草,你说呢?”

座敷捅了捅萤草,后者立刻咽下嘴里的橘子表示赞同。

“是呀是呀!虽然其实小草也能输出,但是小草今天有些累啦,所以就拜托茨木大人啦。茨木大人,您一定会同意的,对吗?”

茨木很自然地牵过晴明的手,拉着他往门外走。“那当然。吾要给汝们看看什么样的橘子才叫漂亮,肯定比某些人买的强多了。”

晴明回头,“哎,那我们去了……”

万年竹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冲晴明眨眨眼睛。

“去吧,大人。”


十四

天色暗了,月亮从云层后头悄悄探出头来。

茨木牵着晴明的手,慢慢地走着。虽然知道晚间还要打狩猎战,还要斗技,但他们似乎谁都不着急。

“你看,我们走到万年竹原先住着的竹林啦。从这儿穿过去,再走一会儿,就能回庭院了。其实也不算很远,是不是?做了我的式神之后,他还经常回来看看呢。哎,跟你说这个,倒是我糊涂了。可不是你把他带回来的?你肯定知道竹林在哪儿呀。”

“吾现在有些后悔带他回来了。”

“嗯?为什么?”

“汝都跟他睡,不跟吾睡了。汝是不是不疼吾了?”

晴明笑了,反问道,“那你呢?你只想着酒吞给你的铃铛,可曾想着我给你的流苏呢?”

“吾原先不明白,现在明白了。汝和挚友虽然都是对吾十分重要的人,但是是不一样的!”

“嗯?怎么不一样?”

“吾化鬼以来几乎一直和挚友在一起,所以和挚友感情十分深厚,虽无血缘关系,却如同亲人一般。”

“那我呢?”

竹林里很安静,风声也轻。晴明停下脚步,在柔和的月光下望着茨木。

茨木也望着他,金眸里光华流转,五分柔情五分坦诚。

“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总是想要独占汝呢。想保护汝,陪伴汝,不管发生什么都一直在汝身边。还有……想只许汝和吾睡,不许和别人。总之,吾最疼汝了。”

晴明觉得心里软得发酥。他缓缓开口,“你呀……这可不是疼,或者该说……不只是疼。”

“那是什么?”

“是爱。”

茨木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般。他望着晴明,良久,终于开口。

“那汝爱吾吗?”

晴明笑了。

“不爱。”

茨木愣了一下,不可置信一般,“汝说的是真的?”

晴明还是笑,“今早的签文你还记得吗?”

“默念口中咒,所言非所思……好呀晴明,汝敢骗吾!吾要惩罚汝一下!”

晴明松开他的手,笑着要跑远,被茨木一把拉了回来,手里的小篮子没拿稳掉在了地上,圆圆的橘子纷纷滚落出来。茨木把他抵在竹子上,俯下身去吮吻他的唇,虽带些愤愤的意味,力道却轻。晴明仰着头,搂着他的颈回应,纤长的十指穿过他蓬松的白发。

竹子受了重量,渐渐弯了。晴明不自觉地跟着向后仰去,下一刻便被扶住。茨木闭着眼睛,停不下来一般地吻着他。

晴明已经双颊酡红,蓝眸里染上水雾。

再不回去要错过狩猎战了……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可是我舍不得回去,怎么舍得呢?和所爱之人在一起,怕是过得再久,也还是舍不得。

然而这时茨木放开了他。

“该回去了。”

“你倒肯?”

“其实是不肯的……不过不还有晚间吗?可以晚间再继续呀。汝可不许和别人睡了。”

晴明只是笑,把滚落在地上的橘子捡起来放回小篮子里。他一只手拎起篮子,另一只挽住茨木。

“回去吧。是呀,还有晚间呢。”

TBC

上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f47c6a7

评论(14)
热度(51)
  1. 秋野良奈润泽以温 转载了此文字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