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酒茨】狸猫换鬼王

写在前面:

看了新剧情气得要死要活,故而有此产物。

我都不加阴阳师前缀了,也不打阴阳师tag了。

吐槽向,HE,各位看得解气就行。

——————————————————

茨木童子离山出走了。

星熊收拾完地上的一堆小星星和感叹号,压低声音叹了一口气,走去向酒吞报告。

真是作孽,星熊想。这其实也挺好理解,毕竟最近被自己的爱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虐,小天使的一腔热血可能也终于有冷了的时候。而且听说鬼王竟然让那个安倍晴明支配他的身体……啧啧。

星熊还没从感慨中回过神来,鬼王突然哈哈一声笑出来。

“哈哈……”

星熊唬了一跳,不免很是怀疑。

这真的是那个冷静理智的鬼王嘛?站在妖族顶点的男人嘛?啊哈?他是不是喝了假酒?

星熊悄悄凑过去闻了闻酒葫芦,那个葫芦冲他龇牙咧嘴,里面神酒的香气倒是和原先分毫不差。看来酒没问题,那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哈哈哈……”

星熊有点头疼。


“所以说现在可怎么办?”

星熊啃着玉米棒子向金熊大吐苦水,末了愁眉苦脸地说了一句。

金熊挠了挠头,“所以你的意思是,连递上去的文书都出了问题?”

星熊苦着脸点点头,“何止出了问题,那批复,简直大失水准。而且我明显感觉……怎么说呢,就是感觉这个鬼王可能哪里不太对。”

“哪里不对?”

“你看啊,茨木不是走了嘛,按理来讲,其实茨木对鬼王的心思那么明显,这是大家明摆着都知道的事儿。而且我瞧着,咱们鬼王虽然嘴上不明说,但是那心里啊,可疼茨木疼得紧。但是这次我和他说茨木走了,你猜怎么的?他竟笑了起来!天哪,我都怀疑这是咱们大王吗?我怕他是不是喝了假酒,我就去看那葫芦,那酒可真真儿的是神酒,不带错的。唉……”

“哦豁,那你说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追茨木去?茨木以前到底也没走过,这次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

“嘘,我也是听他们私下里传的,说是咱大王要跟晴明干架,干架竟然输了,输了竟然还哭。只这样也罢了……问题在于,咱大王还让晴明支配他的身体……”

金熊手里的玉米棒子啪一下掉在地上,“支支支……支配他的身体?那不是茨木常跟他说的话吗?”

“就是的。所以呀,要我说茨木可能终于心灰意冷,这才走了。”

金熊很是感慨,“你说之前明明还好好的,我觉得他俩挺默契的呀。这到底是怎了?”

星熊又叹了口气,“你就说咱现在怎办吧。”

“要不先把文书重新理理?”

俩人正筹划着,冷不防殿里冲进一个人来。


“本大爷的葫芦呢?”

来人正是酒吞,一头银发,胸口发着光,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掏了个洞。

星熊和金熊齐刷刷地扔下玉米棒子冲上去,“大王,葫芦还不要紧,要紧的是大王您的心脏呢?”

酒吞应声而倒。

“啊大王呀!大王!”金熊扯开嗓子没命地嚎起来。

星熊觉得不太对,“不对呀,我之前见到的大王不是这样的啊?”

金熊抱着酒吞嚎,“大王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说这些有的没的!”

星熊急匆匆地嘱咐,“你在这儿守着大王,我马上回来。”


星熊跑进了内殿,果不其然一头红发的酒吞正歪在殿中央宽大的椅子上。

星熊有了计较,“大王,您醒醒?”

酒吞睁开眼睛,“叫本大爷怎的?”

“那个,上次和您提的茨木童子离山出走一事……”

“哈哈哈哈哈!”

星熊被噎了一下,“那个,您上次和安倍晴明干架一事……”

“呜呜呜呜哇!”

星熊又被噎了一下,行了个礼,连滚带爬地跑去找金熊。

“这个可能才是咱们大王,殿里那个是假的。”

金熊正抱着酒吞等着他,闻言差点没把人摔下去。

“哦豁,那怎么办?”

“我觉得应该去找安倍晴明大人。你抱着大王,跟我一起来。”


晴明看着躺在庭院里的酒吞,又听星熊金熊一番描述,心下有了计较。

“二位稍安勿躁,这怕是鬼王被人做了法。做法之人手段高明,取了你们鬼王的心脏并葫芦,又让他难以脱身;所幸你家鬼王妖力超群,还能回去找你们。但也是撑不了多久的。但这做法之人头脑却拙劣得很,现在大江山那个妖物变的鬼王,估计充其量也就是个R级别的小妖。”

“那倒是怎样办才好些?”

“这事说来也不难,我随二位前去,做个法便是。取了葫芦并心脏来,他自然就能醒了。”

“好!那快随我们回去!”


晴明进得内殿,一眼见了那所谓的酒吞。他微微一笑,运了灵力画出个五芒星,便见王座上的人消失了,只剩个葫芦余在那儿。星熊金熊喜不自胜,就要上前去拿,被晴明制止了。

星熊金熊很是疑惑,晴明只是微微笑着,望着那个葫芦。不一会儿葫芦口开了,从里头爬出只狸猫来,还打着酒嗝,眨了眨眼,又睡倒了。

星熊金熊怒起来,上前几爪子拍醒了狸猫,追问是怎么回事。那狸猫眨着圆圆的小眼睛,一副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只说葫芦在这儿,心脏却是不知道的。

晴明叹了口气,“这样倒还是醒不过来的。必得两样都齐全了……”

这时候空中响起一个声音,听来十分陌生,倒是个男声,且是年轻的。

“真是愚蠢啊,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

晴明一震,欲再听时,那声音却没了。他忽然似想到了什么,说,“这可能是做法之人的声音。如若我的猜测没错,想来这心脏,必定是在你家鬼王的爱人身上。鬼王被做了法,原是情非得已,却惦记爱人,故而心脏生了翅膀飞走了。”

星熊金熊面面相觑,“但是茨木……”

“怎的?”

“茨木他已经离山出走,下落不明……”

“这就糟了。不过也并非全无办法……虽然她不在身边,但要问起占卜……请暂且等等,我明天派小纸人传信给二位答复。”


茨木童子此刻正在离大江山不远的一处森林里靠着一棵老树坐着。

周遭没有惊雷,没有闪电,只有瓢泼大雨,听来闷得很。大颗大颗的雨滴毫不留情地打在他身上,他一阵阵地发冷,头也晕沉,心里也难受得厉害。

“不过一场雨而已……吾……吾竟然虚弱到这种程度吗……这样的吾怎能陪伴在吾友身边呢……啊,吾友……汝怎能喜欢晴明呢……”

茨木觉得很难过。

他想起很久以前酒吞给他戴上铃铛时候的动作,想起酒吞不耐烦地叫他住嘴时候的样子,想起酒吞的酒酒吞的笑酒吞的话,想起那个没能被实现的诺言。

“吾……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上想必也没人会在乎吧……但还有一点遗憾……没能和吾友好好地打一架……”

茨木试图燃起一团黑焰给自己取暖,但很快就被雨水浇灭了。他摇了摇头,无力地靠在树上。

雨滴顺着树干流下来,沾湿了他蓬松的长发,顺着他的角流到脸颊的妖纹上。

有什么飞舞着,扑扇着小小的翅膀,在他周围带起一股暖流。

但他已经不知道了。


茨木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在大江山自己的房间里了。他还迷迷糊糊,只觉得一个模糊的人影缓缓近前。

是吾友吗?不对,吾友已经爱上了晴明,吾友的眼睛里从来就没有吾,吾友的心里也没有吾的位置……

大概是梦吧。但是吾友,吾真的舍不得汝呀……

茨木觉得心口疼,他抬起仅剩的左手,试图给自己揉一揉。

“……茨木?”

有人温柔地握住了他的手,似乎是在唤他醒来。

他慢慢睁开双眼。

“……吾友?”

“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不说一句就走了……”酒吞揉揉他的头发,“本大爷又欠了晴明一个人情。啧,真是。”

“挚友汝不是……”

“不是什么?都是因为那个做法的,生生把只狸猫变成了本大爷。不然你觉得堂堂大江山鬼王能输给晴明?打输了就哭?还说什么让晴明支配本大爷的身体这种话……简直是胡扯!气死我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他痛揍了一顿。路上还遇到不少人,听说我要去揍他,都加入了。”

茨木愣愣地,“所以挚友汝是……汝不是……”

“你这家伙,本大爷的心脏都被你拐跑了,还说这些……”

茨木一脸的不可置信。“所以挚友其实……挚友其实是喜欢吾的吗?挚友心里的人不是晴明吗?”

酒吞揽过他,在他鬼角上落下一吻。

“本大爷心里只有你,爱的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都是如此。”

小番外

星熊和金熊坐在殿外啃玉米棒子。

“金熊,听说了吗?是一个叫策划的做的法,被咱大王狠狠地揍了一顿。听说大王特意挑了一套全六星强15的针女御魂,二四攻击六暴击,叠了五层狂气去揍他,每次都触发针女,那叫一个爽啊!”

“嗨,这能没听说吗!我还听说咱大王去教训他的时候,那架势可大了,不少人都加入了!后来大王还问那些人的名字,那些人走得快,都笑着不说。后来大王好歹追上个人问了一句,这才知道她们呀只有两个名字,一个叫吞妈,一个叫茨妈。”

“咱们大王真是英明神武!哎这名字也挺奇怪呀,听起来也不像妖怪。”

“管他是不是妖怪?只要支持咱大王和茨木在一起,那都是咱大江山的朋友!哎,今儿这玉米棒子怎么格外地甜?”

“哈哈哈,那是我借了茨木的黑焰烤的。你还不知道吧,茨木自从和鬼王在一起之后,连黑焰都是甜的。”

Fin.


一点碎碎念:

茨木淋雨的时候飞来飞去带来暖流温暖他的是酒吞的心脏。

晴明是找荒占卜的。

我觉得官方就是在搞事,故意搞事,我接受不了体验服的酒吞,我认为他就是狸猫变的。既然说是什么“匠心和风巨制”,那你有本事别这么OOC呀?既然是做和风手游,用日本故事背景,还请这么多声优配音,你剧情上怎么不下下功夫啊?日式的认真严谨你学到了多少,你这样塑造角色,前后矛盾故意搞事,真的不怕piapia打脸?

我这个人就是,官方你不OOC的时候怎样都好说,但你给我这个OOC人设,非要把人物性格往搞事了塑造,那就别怪我想着法子暗讽你,我有一百种办法给你讽刺回去。你越搞OOC人设我越要产粮,我的酒茨活在我的世界里,我的酒茨就是甜甜蜜蜜互相深爱对方的,就不按你那个人设来。

气死你。

评论(12)
热度(131)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