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酒茨】远行志

写在前面:

CP酒吞x茨木,不逆。

一发完,轻松欢乐向,不甜不要钱。

背景是酒吞让茨木完成百鬼风俗考的地域收集。

括号内是酒吞的心理活动,没写在回信上。

——————————————————

志 · 一

吾友:

啊,这才刚走几天,吾已经开始思念吾友了!吾友交代吾完成百鬼风俗考最后的部分,虽说只剩与吾和吾友同一级别的大妖,但全部完成可也需要些日子。接下来的日子里可怎么办?虽说要做吾友的左膀右臂,帮助吾友巩固鬼王之位,但是没想到,现在一经离别,吾的内心竟然变得如此脆弱,这样不行!吾应当快些完成吾友交代的任务,快些回到大江山,和吾友战斗一场,然后让吾友支配吾的身体!

吾友哟,汝一定要等吾回来,不许支配别人的身体!

茨木


茨木:

说起来再过上一阵子你就能到北海道了。(荒和荒川之主要是敢为难你,看本大爷叠五层狂气让酒葫芦怼他们。)哎,茨木,本大爷跟你嘱咐几句,你可记好了。第一桩,记得要抽空休息,不要没命地赶路。第二桩,记得路上别喝酒,要是失了谨慎被人暗算就坏了。(第三桩,想本大爷。你是一定会记得的,就不说了。)

(本大爷只想支配你的身体。现在就想支配了。)

酒吞


志 · 二

吾友:

吾去北海道寻荒和荒川,没走多远就遇到了山兔,山兔听说吾着急赶路,大方地表示可以把山蛙借吾一用,并给山蛙装上了一套全六星强15的御魂。吾一看她那套御魂每个位置的附属性都强化在了速度上,料来这样脚程能快些,就欣然应允了。于是吾坐在山蛙上,山兔坐在吾的鬼手上。可是没走多远就出了问题,一是山蛙被吾压死了,二是山兔被吾的鬼手里的火烤熟了。吾十分痛惜,把御魂拆下来装好,把他们安葬了。山兔被烤熟以后很香,但吾并没吃,吾友快夸赞吾的定力!

吾今日成功寻到了荒和荒川,完成了任务。荒听吾讲起路上的事,说吾没带脑子,要替枉死的山兔和山蛙教训吾一下。吾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召唤了一堆流星来砸吾,幸亏荒川阻拦,帮吾吞噬了两颗,不然吾那只完好的角也要断了。念及吾友在各种时候,尤其是一起睡的时候,十分喜欢吾的角,吾十分生气,就召唤了地狱之手,预备和荒痛痛快快地打一场。荒川拦吾们没拦住,吾们开始使用鬼火,他就愤怒了,连着吾们一起打。吾们不分胜负,最后都累了,就一起坐下休息。荒突然问吾,传言说酒吞童子和你有一腿,是真的吗。吾问他,什么叫有一腿。荒不想解释并向吾扔了一颗流星,吾就问荒川。荒川愣了一下,笑道就是相好的意思。吾想吾和吾友当然是相好的!于是吾说,吾和吾友不止有一腿,是有两腿!吾友,吾是不是很机智?

啊,吾友,吾觉得对汝甚是思念。要是吾友也陪吾同来就好了。

想汝的茨木


茨木:

(荒竟然敢召唤流星砸你,我看他真应该领教一下本大爷的鬼葫芦。荒川也是够了,本大爷看他应该先找个好裁缝做身衣服,他那些衣服没一个好看的。)你干得不错,不过本大爷觉得,你不应该把山兔和山蛙埋了,你如果找桃花妖复活一下他们,那就更不错了。别看错了,不是找樱花妖,你要是找樱花妖,本大爷回来(在床上)好好教训你。

“有一腿”是个固定说法,腿的个数不是越多越好的。(下次再遇到有人这么问,你就大方承认我俩相好。)

本大爷不能陪你同去,我们都去了大江山谁来管?(但是本大爷也挺想你的,下次还是别走这么远了吧。)

酒吞

 

志 · 三

酒吞吾友:

不愧是吾友,如此头脑冷静思维缜密!汝说得很有道理!就是这样的!

吾今天见到了妖刀姬和大天狗。大天狗真是个好人,给吾置办了一桌好菜,不过都是素的。有大天狗和妖刀姬作陪,吾就开始吃。席间他邀请吾多住几天,吾推辞了,说吾急着完成任务然后回去见吾友,就不多耽搁了。大天狗边吃边问吾,酒吞哪儿好,汝这么死心塌地地跟着他?雨女一哭那狂气就没了,斗技要是对面有椒图那正经得耗一阵子。吾急了,撂下筷子跟他争辩说他只知道大义,自然不懂吾友的好。他就问吾,吾友到底有什么好。吾说,吾友的好能说上三天三夜也绝不夸张!大天狗重复,“上三天三夜?”吾觉得好像哪儿不对,但是还是拍胸脯保证,“对,就是这样!”妖刀姬一脸生无可恋,拿起刀走了。大天狗也不吃了,吾问他为什么不吃,他说被塞了一嘴狗粮,不用吃别的了。吾觉得没毛病,汝觉得呢,吾友?

茨木

 

茨木:

干得好!总体来看,本大爷也觉得没毛病。大天狗只知道大义,哪能明白咱们的快活?(不明白也好,要不然万一打起你的主意,那还麻烦了!)

有个地方有点小毛病。

下次你不说上三天三夜,直接说上七天七夜!

酒吞


志 · 四

亲爱的酒吞:

吾友!来信已收到,吾记住了,下次一定说上七天七夜!不愧是吾友,英明神武言简意赅!

吾今天先见到了花鸟卷,后见到了青行灯,一切都很顺利。花鸟卷给吾表演了如何进入画卷中的世界,吾觉得很有意思,要是吾也能进入画卷之中,吾友只要每时每刻都带着画卷,吾就能每时每刻都跟着吾友了。

晚间吾给汝写信的时候被青行灯看见了,她教吾以后称呼汝“亲爱的酒吞”,说汝会很高兴的。吾觉得她说得或许有道理,就采用了这个称呼。吾友汝高兴吗?

唔,青行灯还教吾画了几种画,说可以附在信尾。本来吾看着很复杂,觉得费事就不想学,但她说用这些不仅能表达吾的心情,还能表达吾对吾友的喜爱之情,吾就学了。

啊,对了,除此之外,青行灯还说有本册子要送给吾们,吾问是什么书,她说是吸魂册。吾很诧异,就说吾只听说过吸魂灯,未曾听说过吸魂册。她很不屑地说,你和酒吞回去打开看看就知道了。于是吾就先看了,就是吾友和吾常看的册子嘛!吾还很坦诚地告诉她,吾和吾友有一本比她的涵盖更多姿势的册子,她这册子拿回去可能学不到什么新东西,所以就不需要了。吾说完之后,青行灯露出一个吾看不懂的表情,吾本以为她要对吾用吸魂灯,正在为难要不要召唤地狱之手,谁料到她竟然不是要跟吾打。她从灯里掏出一点鬼火,说,“送你一点鬼火,照个亮,连夜走吧。”

吾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吾连夜走,但吾想可能她有她的道理,就同意连夜赶路了,给汝写完信就走。

啊,对了!青行灯教吾附在信尾的画,啊……吾好像忘了怎么画。学了好几个,忘了是哪个了。表达吾对吾友爱意的那个是怎么画来着……想起来了!

(╯‵□′)╯︵┻━┻ 

爱汝的茨木


茨木:

你怎么没听说过吸魂册?咱俩那本就叫无上吸魂册。肯定是你光顾着看里面的内容,完全不在意它叫什么名字了。青行灯可能是觉得我们有比她更全更新的册子,恼羞成怒了。(哼,也太小看本大爷了。这种东西不弄到最全最新的,茨木能对本大爷愈发地死心塌地吗?)

你确定这个画能表达你对本大爷的爱意?本大爷觉得它倒是很能表达本大爷现在的心情!

(说起来,之前的册子里好像还有种姿势没试过。赶紧回来跟本大爷试试!)

酒吞


志 · 五

酒吞吾友:

吾终于抵达了山阳山阴,见到了阎魔和一目连。吾内心觉得吾友说得一点错都没有,阎魔那地方真是阴湿狭窄,不适合妖类生存。吾没忍住,和她说了,她倒是没说什么,但判官听不下去了,给了吾一个死亡宣判。吾怒了,一个地狱之手过去他就倒了,伤害溢出,把阎魔的小云彩烧着了。她倒很淡定,叫醒了判官,自己回去换了个月亮坐着。

吾友,吾觉得一目连的性子是真好,温柔得很。

大江山最近可好?料来吾友亲自坐镇,什么都不会有问题的。

啊啊啊对了!之前那个画,是吾记错了。这次的一定不会错了!

(づ ̄3 ̄)づ

茨木


茨木:

有问题!问题大了!

你胆儿肥了,看上一目连了?是嫌本大爷对你不够温柔?嗯?

还有,你怎么不叫本大爷“亲爱的酒吞”了?落款也不写“爱汝的茨木”了?(欠收拾了是吧?一定是这样的!本大爷得去找点新的无上吸魂册了!)

这次的画还差不多。

酒吞


志 · 六

亲爱的酒吞:

不不不不吾友!吾就是随口一说!吾友汝相信吾,吾的心里只有汝一个!

嘿嘿嘿青行灯说得对,果然吾友是喜欢这个称呼的。

吾今日到了九州,见到了辉夜姬和小鹿男。辉夜姬问吾走了这么远的路累不累,还表示如果吾觉得累,可以给吾找一节竹子,也像她那样坐在上面。吾觉得那样会很奇怪,就没同意。辉夜姬以为吾不喜欢竹子,就提出不然让小鹿男送吾一程,吾可以骑着小鹿男走一段。念及山蛙和山兔的惨剧,吾果断地拒绝了。拒绝了之后,辉夜姬和小鹿男都觉得吾态度过于冷硬,一点都不温柔,让他们很是伤心。这也就罢了,他们还说这一定是因为吾在吾友身边耳濡目染的结果。吾说才不是,吾友虽然言简意赅,但是其实很温柔,可温柔了。他们死活不信,说言简意赅是表现不出温柔的。吾说肯定能。所以吾友,汝的下一封信能写成言简意赅又温柔的吗?吾等汝回了信,给他们看完就动身回去。

终于要回来了!吾友!

吾已经等不及要回去让汝支配吾的身体了!

(づ ̄3 ̄)づ

爱汝的茨木

 

茨木:

啾。

酒吞


Fin.

评论(10)
热度(55)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