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茨晴】流苏(4)

安稳睡到凌晨,茨木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晴明浅眠,这一下便也醒了,跟着坐起身来。

“怎么了,茨木?”

茨木很是焦急,“吾突然想起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吾的铃铛呢!”

“我替你收着了,在砚箱里。现在要戴吗?”

茨木松了一口气,“只要没丢就行!那可是挚友送吾的东西,千万不能丢了。啊,吾是不是吵醒汝了……对不住,不过那铃铛对吾实在重要,所以……”

晴明重新躺下,背转过身去。不知是不是错觉,茨木觉得他的声音有些发闷。

“没关系。我困了,睡吧。”

“汝不要枕着吾的手臂了吗?”

晴明下意识拒绝,“不了。就这么睡吧。”

茨木也没多说什么,知道铃铛没丢,很快便睡熟了。

晴明翻来覆去难以入眠,便悄悄转过身看茨木的睡颜,看他新生的一对儿金色小角,脸颊的妖纹,还有唇畔不自知的微笑。

知道铃铛没丢就这么高兴吗……也是,在我们相遇之前,他想要一直追随的原本就是酒吞,他们有只属于对方的记忆,而那些记忆里没有我。其实我早知道酒吞对他的重要性,但是……

晴明摇摇头,悔意弥漫上来,心口像是堵着些什么,连呼吸都艰难。

我后悔了,我刚才就应该枕着他的手臂睡,果然我不枕着他的手臂是睡不好的。不,不对,那明明是托词,之前没有他的时候我不也睡得着吗?现在怎么就不一样了呢?

有个答案呼之欲出。

晴明一夜未眠。


第二天清晨,当着所有式神的面,晴明在茨木手中放了一样东西。

“给你的,作为觉醒的礼物。”

萤草和座敷好奇地凑过来看,万年竹在一旁站着,表情高深莫测。

“哇!好漂亮的流苏呀!还是金色的!”

“对呀对呀!大人您眼光真好!”

“戴上试试吧,茨木。”

“好。不过吾应该戴哪里呢?胸前怕是没有地方了。”

“这还不容易……”

晴明拿过流苏,轻轻挂在茨木左侧的角上,过程中茨木一直看着他。那双金眸是和流苏全无二致的金色,四目相对晴明竟然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迅速掩饰了过去。

有风吹过,带得流苏下摆微微摇动。

“哇!这个金色真好看,比我的枫叶都漂亮!大人您是特意挑的这个颜色来配茨木童子大人的战甲吗?”

萤草晃着手中的枫叶,眼里是不谙世事的天真。晴明想摇头,但很快止住了,微微点了点头。

“是啊。”

其实不是。

这样的金,是和他眸子一模一样的颜色。

“不错不错!”座敷赞叹,“大人真是巧思!”

晴明摸了摸小式神的头,没说什么。

其实不是。

是我的一点私心罢了。

“谢谢,吾很喜欢。不过为什么送吾流苏?”

“我想你大概会喜欢。”

晴明望着茨木,眼里有掩饰得很好的柔情和凄婉。

其实不是。

其实是因为……

这样即便你的金眸望着别人,我也能望向你的流苏。

这样就算你的金眸里一直没有我,至少我还有流苏,和你眼瞳一样的金色。

这样当你眼中没有我的时候,我至少不会觉得太难过。

TBC

上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f0b5ac8

下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f3ea52d

评论(10)
热度(50)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