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茨晴】流苏(3)

“哎,我说晴……”

博雅兴冲冲地跑进本门,结果正巧看见坐在樱花树下的茨木和正为他束发的晴明,顿时瞪大了眼睛什么都说不出来。

晴明倒是非常淡定,“怎么?有什么问题?”

博雅一脸不可置信,“你们这是干什么呢?束发?这是……茨木童子?还觉醒了?已经成了你的式神?他什么时候来的?你怎么不跟我们说一声?还有他怎么不跟着酒吞童子?竟然同意跟着你?”

“对,我们在束发,这是茨木,已经觉醒了,做了我的式神,他前天来的,我没跟你们说是因为你们还没回来,是酒吞童子让他跟着我的,理由是我没有输出,可以了?”

博雅似乎还想问什么,被晴明制止了。“还要问,仔细闪了你那舌头。去,上那边让萤草给你拿杯茶。”

博雅被噎了一下,悻悻地走了,“不问就不问。茨木童子,还有酒吞童子,虽然不能小看他们,但最后赢的一定是我!”

按以往的性格,茨木听到这话一定会和博雅理论一番,但是他现在出奇地安静。

因为晴明正轻柔地抚过他蓬松的白发,为他系好最后一个结。

“好啦。你要不要看看?”

晴明拿来一面镜子,让茨木看束好的发。茨木左看右看,神情非常严肃地提了个问题。

“为什么汝只束成一束,却给吾分了三束?”

“你的头发很多,一束束不住啊。再说在发尾束一束可能会显得没那么自然……怎么,你不喜欢分成三束吗?”

茨木摇摇头,“没有。那就这样了。以后吾就这么束发。”

晴明笑着,“好呀。夜晚你陪我休息,清晨我帮你束发,正好礼尚往来。”

茨木欣然同意,“汝说得有理,就这么定了!”


八百比丘尼和神乐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

“回来啦,玩得高兴吗?”

“高兴高兴!”神乐欢快地点着头,“八百比丘尼还给我买了不少好吃的呢!”

“真是不错!累了吧,去收拾睡吧。”

神乐应着回了对屋,八百比丘尼笑着看她跑远。

“我们这几天不在,辛苦晴明大人了。”

“哪里的话,你们去放松一下也是应当的。何况这几天也并未怎么操心,不用担心我。对了,茨木做了我的式神。”

八百比丘尼有些意外,“茨木童子大人不是一心想要跟随酒吞童子大人吗?”

“的确如此不假,但说起来,其实是酒吞让他做我的式神的。”

八百比丘尼眼中闪过些什么,随即掩饰了过去。

“酒吞童子大人的想法还真是让人猜不透呢。不过这也算是好事。我去休息了,您也早些休息吧。”

八百比丘尼走远了,晴明回到母屋,正预备收拾就寝,忽然发现一个问题。

茨木不知道去了哪儿,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晴明第一反应是怕他出了什么意外,然而细想想,又觉得自己大惊小怪。

他能出什么意外呢?地狱之手怕是让多少人闻风丧胆。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先把人找回来再说。

晴明起身去了庭院,正要出本门,茨木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啊,已经这么晚了……汝要睡了吗?吾陪你一起。”茨木很是坦然地说着,完全没注意到他身后的人复杂的神情。

晴明咳了一声,转移了话题,“茨木,你去哪儿了?这位是?”

“啊,吾去了竹林。他叫万年竹,是吾给汝带回来的。虽然他没有流苏,但是吾觉得他也可以做汝的式神。”

“这不是流苏的问题……你也要问问人家同意不?”

“吾之前问过了,他说他同意!哎,汝快说汝同意啊!”

万年竹向晴明微微点头,清冷的面上露出笑意。

“我同意。”

茨木笑得灿烂,“汝看,他同意!汝快给他找个地方休息!然后吾也陪汝去休息,把手臂借给汝枕。”

晴明听完这话后突然觉得面上很热,所幸夜色遮掩,看不出什么。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请随我来。”


安顿好万年竹后,晴明和茨木回了母屋。

明明已经都收拾好了,晴明却不睡,只是倚在胁息上,长发在背后散开一个漂亮的弧度。

晴明望向对面的人,语气严肃而认真,“茨木,你今天去竹林做什么?”

“还不都是为了汝!”

“为了我?”

“对啊!吾是想试试看能不能找到辉夜姬,把她给汝带回来!省得座敷老是用命打火!”

去竹林竟然是为了试图找到辉夜姬……

真是……该说什么好呢?

晴明摆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你这是为了我吗?这明明是为了座敷。真没想到你这么疼她呀,嗯?”

茨木很认真地辩驳,“这怎么不是为了汝?吾如果带来辉夜姬,也是让她做汝的式神,自然是为了汝啊。吾这怎么是疼座敷?唔,就算吾疼座敷,那也是因为疼汝才疼座敷!”

这可以当作情话来听吧,偏生他还不自知。晴明笑着,“是吗?你疼我?我怎么没感觉出来?”

茨木不服气,“吾当然疼汝呀!吾不疼汝能把万年竹带回来吗?”

“带回来就证明你疼我?”

“还有别的也能证明啊!吾陪汝睡,把手臂借汝枕,都是因为吾疼汝啊!”

晴明笑得越发开心,“这样吗?那茨木为什么疼我呢?”

茨木开始认真地考虑了起来。

“汝长得很好看,性格也好。而且汝身上的松木香味很好闻。”

母屋里微光柔和,茨木的金眸一闪一闪。晴明想他大概就是这样单纯而乐观吧,即使断了手臂,也要从袖管里发出光芒来。

这时茨木已经靠了过来,认真地问他,“那汝疼吾吗?”

“我当然疼你呀。”

“按照汝的说法,光说不算呀。汝怎么证明汝疼吾?”

晴明笑了,语声温柔。

“这还不容易。你闭上眼睛……”

晴明靠近茨木,把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他断掉的角上。

茨木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脸也红了,话也说不利索了。

“汝……汝刚才……是亲了吾吗?”

晴明很坦然,“是呀,证明我疼你啊。”

“是这样证明的吗?从来没有人碰过吾的角……”

“我保证,这是最真切的证明。”

“啊,原来是要这么证明的吗……”

“是呀,就是这么证明的。怎么样,你也来证明一下?”

“好吧……汝也把眼睛闭上。”

晴明依言合眸,唇角有上扬的弧度。

茨木迟疑着靠近,突然停下了。

“可是汝没有角,吾该……”

后半句声音极低,晴明听得清楚,却有心逗弄。

“你说什么?抱歉,后半句声音太小了,我没听清。”

茨木的脸上又现出了一团儿可爱的红色,懊恼道,“吾该亲哪儿!”

晴明只是笑,复又闭上眼睛。

“你想亲哪儿就亲哪儿。”

茨木眨了眨眼睛,犹豫了一下,在晴明额上落下极轻的一吻。

“汝没有角,只能亲汝额头了……咳,吾证明完了。”

晴明睁开眼睛,唇畔是抹不去的笑意。

“证明完了,那我们睡吧。”

TBC

似乎有点傻白甜了。

OOC都算我的。

关于他俩进展是不是太快了这个问题,解释一下:有些事儿就是水到渠成的。

上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fe262a

下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f3e9922

评论(12)
热度(81)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