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茨晴】流苏(2)

回了母屋后,茨木打量起了周遭。晴明本正着手为他另外整理一张榻榻米,见状便问道,“怎么,茨木,还担心我会亏待了你?”

“不不不,当然不是。吾只是觉得汝这屋子和挚友的不太一样。”

“怎么,你和酒吞童子平常也是一起睡的?”

“怎么可能!挚友向来都是一个人睡的!”

晴明没忍住笑了出来,“哦,你挚友向来都是一个人睡的,那你呢?”

“吾当然也是一个人睡的!”

晴明挑了挑眉,停了手下的动作,想了想,又把障子也撤了。

“真是对不住了,从今后你就得和我一起睡了。”

茨木点点头,“汝不是说汝一个人害怕吗!吾已经同意和汝一起睡了,汝不用担心!”

晴明笑道,“我不担心。来收拾躺下吧。”

二人各自宽衣,一时无话,只有茨木脚踝上那一串小铃铛随着主人的动作微微地响着。

茨木忽而道,“晴明……”

“嗯?”

“没什么……就是觉得汝这屋子里有种幽微的香气,还挺好闻的。”

幽微的香气?但之前出门的时候走得急,好像并没留意空薰物……

晴明忽而想起什么,弯了弯唇角。

“既然你喜欢,那就劳你再添些到火取里吧。喏,就在那边。”

茨木爽快地答应了,走到火取前。

“哎?这里面并未熏香呀。唔,刚刚的香气也没有了。”

“是吗?那就回来睡吧。”

茨木走回榻榻米旁,晴明已脱了狩衣,解了发带,靠在胁息上看着他。

“吾又闻到刚刚那种幽微的香气了!好像只有在这附近才能闻到。汝在这边也放了火取吗?”

“火取有那边一个就够了,哪还用得着放那么多?晚了,歇吧。”

晴明说完便躺下了,茨木虽还带着疑惑,但也应了,依言躺在晴明旁边。躺下没多久,他忽然翻了个身。

“汝睡了吗……吾……吾还有句话要说……”

“嗯?”

晴明转身正对着茨木,隐隐的月光下,后者脸上似乎有一团可疑的红晕。

“啊,吾好像知道那香气是从哪儿来的了……”

晴明在幽暗的光线里笑了,“那你喜欢吗?”

“喜欢……咳,吾要说的不是这个!”

晴明撑起身子,去拉茨木的左臂。

“既然喜欢,手臂借我枕吧。剩下的明天再说。”

“啊,汝要枕着别人的手臂才能睡得好吗?”

晴明忍俊不禁,“是呀。”

“唔,那好吧。”

茨木调整了一下姿势,让晴明枕在他的手臂上。他微微转头,看着晴明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变得绵长,大抵是睡熟了。

果然是和追随挚友不一样的。挚友身上只有酒香,他身上却有松木的冷香。挚友和吾从未离得这么近,他……

茨木迷迷糊糊地想着,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母屋里很安静,有夜风悄悄透进御帘,带走了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


第二日清晨茨木醒来时,萤草、座敷和晴明已经都站在榻榻米前,笑眯眯地看着他了。

茨木吓了一跳,猛地坐起身,“吾……莫非吾起迟了?”

晴明和他身边两个小式神笑眯眯地摇摇头,回答得如出一辙。

“没有,是我们起早了。”

茨木松了口气,“吾没有起迟就好。”

“茨木童子大人您快点收拾起来吃些东西吧!然后我们就出发去给您打御魂打觉醒材料啦!”

萤草一如既往地挥动着手里的枫叶,那枫叶尖眼见着要戳到茨木脸上了。晴明见状,不动声色地把过分兴奋的小式神拉回到自己身边。

“我们出去等你,茨木。”

茨木很快收拾完毕,于是大家出发了。萤草本以为今天之内凑齐茨木童子大人的觉醒材料不是问题,但是茨木打了几场之后就坚决不肯再打了。

“茨木,是累了吗?”

“不是……晴明,汝确定座敷这么用命给吾打火真的没问题吗?吾每次看着都觉得于心不忍,十分担心她火尽人亡……不对,是火未尽人却亡……”

座敷感动得热泪盈眶,“大人!大人您作为一个SSR,竟然有如此悲天悯人的情怀,对我一个R如此关心!大人您不用担心!我存在的意义就是给您打火!再说萤草她也可以给我回血!”

萤草也在一旁附和,“对呀大人您不用担心!觉醒要紧!要不大人您歇着!我自己也能给您打材料!”

“汝确定她能给汝回血?”茨木看了一眼显然沉迷输出的萤草和显然准备纵容萤草沉迷输出的晴明,“罢了,继续吧。”

终于凑齐材料之后,晴明带着萤草、座敷和已经觉醒的茨木预备回庭院。

座敷拉了拉晴明,“大人等一等!您不觉得还缺点什么吗?”

“嗯?还缺什么?”

“皮肤呀!茨木童子大人觉醒之后就可以买皮肤了,您有金月暗羽,我有福来运至,萤草有丹枫秋意,茨木童子大人怎么能没有皮肤呢?”

萤草点点头,“大人,您快拿出皮肤券,给茨木童子大人买地狱鬼手吧。”

晴明有些为难,“皮肤券只剩88个了,现在不够,得等过些日子攒齐了再去买。茨木,你不介意再等等吧?”

“吾没关系的!”

“那好,那就过些日子再说吧。萤草,座敷,你们记得提醒我。”

“好的!”

两个小式神爽快地应下,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晴明和茨木慢慢地走着,看晚风吹起他蓬松的白发,夕阳照在他鲜红的鬼角上。

“唔,晴明,汝的头发是自己束的吗?”

“当然,不然还有谁能给我束?”

“真好。吾就不能自己束发,所以还没尝试过把头发束起来。”

“你要是想束发,我可以帮你。”

茨木转头看晴明,晴明也笑着看他。

“可是吾束了发,真的不会显得很奇怪吗?”

“不会。你要是担心,我们可以先束在发尾试试。”

“那回去试试?”

“好。”

TBC

上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f83541

下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f0b5ac8

评论(13)
热度(57)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