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茨晴】流苏(1)

写在前面:

我站all晴,算是前提。

本文CP茨木x晴明,不逆;手游背景,可能略OOC。

故事开始的背景大概在游戏十一章左右。

酒晴暂时结束了,下面开始茨晴系列。

本系列包含 @塞上尘嚣  @带你装逼带你飞 两位小伙伴点的茨晴梗,要求是甜,清水。手游原设定我尽量保持。

——————————————————

大概是结束了,晴明想。

他站在枫叶林里,看那袅袅婷婷的身影一路向前,渐渐远去了。

“那么,这就告辞了。”

“等一等。”

说话的是从之前就一直沉默的酒吞,他的语速很慢,似乎正想着什么。

“酒吞童子还有事?”

“你净化了红叶,这件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也该让一切恢复原先的样子了。”

茨木很是激动,“吾友!挚友!挚友汝终于决定要振作了吗!那个原先的酒吞童子终于要回来了吗!”

酒吞破天荒地没反驳,茨木明显更加兴奋了。但晴明觉得,酒吞要说的恐怕并不止这些。

“的确,本大爷决定要回大江山了。但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情拜托你。”

“请讲。”

“让茨木跟着你,做你的式神吧。我知道你会同意的。”

晴明有些意外,茨木也明显一愣。

“挚友是厌弃了吾,所以不允许吾再追随身边了吗?”

“并非如此。本大爷是觉得,你现在的实力远胜当年,只做本大爷的鬼将实在是可惜了。”

“可是吾只想追随挚友!别的吾都不在乎!”

“啧,你是鬼王还是本大爷是鬼王?你得听本大爷的。本大爷让你跟着他去,你就去。”

茨木固执地摇摇头,“吾友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吾做他的式神!吾友要是不说清楚,吾就不去!”

酒吞叹了口气,把茨木拉到一边,和他小声交谈起来。茨木开始满脸不情愿,而后神情转为惊讶,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茨木走到晴明面前,酒吞冲他们挥手示意。

“那么本大爷走了。”

“挚友!等一下!”

“又怎么了?”

“挚友记得少喝些酒!也离女人远些!不能再被酒和女人冲昏头脑了!”

“本大爷知道。你好好跟着他,否则回来本大爷收拾你。”

“挚友放心!吾绝对不会松懈的!”

“行了,本大爷走了。”

酒吞大步离去,很快便走远了。茨木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鬼王的背影。有风拂过,将他胸前原本垂着的白色流苏带起一个弯弯的弧度。

茨木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转过头看晴明,“吾会好好跟着汝的。”

晴明觉得很有意思,便问道,“像跟随你挚友那样跟随我?”

茨木摇摇头,“当然不一样!但是吾还是会好好跟着汝的!”

晴明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好。”


茨木随着晴明回到了庭院,座敷和萤草高兴地迎了上来。

“大人您回来啦!今天似乎晚了些呢!哎?这位是?莫非是传说中的……茨木童子大人?”

“呀呀呀大人您怎么把茨木童子大人领回来了!还是说茨木童子大人是迷了路走丢了才跟着您回来的!”

茨木听着有些哭笑不得,晴明却似乎心情很好,开始跟小式神们打趣。

“茨木马上就要做我的式神了。怎么,你们有什么意见?”

萤草拼命摇着头,挥动着手里金黄色的枫叶,“没有没有!我一定努力输出,努力奶,努力斗技,努力探索,努力给茨木童子大人打觉醒材料!”

座敷也跟着拼命摇头,胸前的铃铛响得清脆。“没有没有!我一定努力打火,努力斗技,努力探索,即使用生命给茨木童子大人贡献鬼火也在所不惜!”

“哈哈,茨木,你看你很受欢迎嘛。”

茨木眨了眨眼,“吾……吾仿佛明白了为什么吾友让吾跟着汝了……”

“嗯?为什么?”

“唔……吾友说汝没有能带出去打的式神,吾现在算是信了……”

座敷和萤草已经凑到了茨木跟前,一边一个好奇地打量着这个SSR级别的大妖怪。

晴明看着他们,忽然开口道,“茨木,你发没发现,你和我的式神有什么共同点?”

“共同点?”茨木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吾并没发现吾和她们两个有什么共同点。”

“座敷,萤草,你们觉得呢?”

座敷和萤草面面相觑,“茨木童子大人和我们能有什么共同点?”

晴明笑着开口,“是流苏呀。”

“哎!对哦!你看!茨木童子大人也有流苏哦!跟我们一样!”

茨木很是惊讶,“流苏?这也能算个共同点?”

晴明笑道,“当然算共同点。这可能就是苍天注定你要做我的式神,你说是不是,茨木?”

“啊,这么说来也有可能!吾同意汝的观点!”

月光洒下来,给茨木蓬松的白发镀上一层银色。那双金眸里也有一个月亮,在笑意里躲躲藏藏。

还真是单纯得可爱呢,晴明想。

“天色不早了,大人早些休息吧。我和座敷回对屋啦。”

“好,早点休息。我们也回去吧,茨木。”

“回去哪儿?”

“回母屋休息呀。”

“吾不需要屋子,就在这树下睡就可以。”

晴明忍不住笑了,“你打算从此以后夜夜在庭院睡?这样可不行。晚间风凉,要是着凉就不好了。”

“不会着凉的,吾捂得很严实!而且吾身体强健!还可以看守院子!”

晴明发觉劝不动,想了想,决心换个办法。

“院子晚间很安全,不需要看守。你不是说要好好跟着我吗?我晚间一个人害怕,必须和人一起睡,总不能让座敷和萤草陪,就只能拜托你了。”

茨木皱起了眉,“这样吗?那吾……不对呀,这之前都是谁陪汝一起睡?”

晴明故作痛心,“这之前没人陪我,所以我夜夜睡不好。”

不出所料,茨木立刻同意了。

“夜夜睡不好?这样可不行,吾陪汝一起!带吾回去吧!”

晴明露出几不可察的笑意,领着茨木回了母屋。

TBC

下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fe262a

评论(12)
热度(95)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