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酒晴】情酒

先来酒晴,完结之后酒晴就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

本文是百粉点梗里 @_枭影Rexy_  @冥泠  @帅比阿T 三位小伙伴点的酒晴梗,要求是小虐怡情,清水。

我本来想开车,后来发现不开车比开车可能好些,而且实在开不出来,就改写了别的。

顺便点梗的结果,由于点的人不多,我就决定都写了。

本文番外部分有微量小黑小白。

——————————————————

一入夏,平安京的雨似乎就格外多。

酒吞靠在胁息上,晴明窝在他怀里,本静静听着庭院的雨声,忽地像想起什么似的开了口。

“下午还要再去一趟觉醒之塔。”

“你看还下着雨,别去了。”

晴明摇头,“做了我的式神,总要给你觉醒吧。材料还差些,还是去吧。”言毕又打趣,“真是费材料,我之前可没这么辛苦过。”

酒吞不乐意了,“哎,毕竟SSR,觉醒费材料也是正常啊。”

晴明笑道,“可不是,你看R多省材料。我还不如养只狸猫。”

酒吞不屑,“狸猫有什么好的?”

晴明只是笑,“狸猫有什么不好?保不定你就是狸猫变的。”

“那绝对不可能。”


然而令酒吞非常不解的是,晴明给他凑齐了觉醒材料之后,竟然不给他预备御魂,而是每天都去召唤室召唤。酒吞问他还想召唤出什么,晴明只是笑。

直到有一天晴明抱着一只狸猫从召唤室走出来,酒吞顿时就不高兴了。

“你养它干嘛?送走吧。”

“不能送走,还有用呢。”

“你也不带我去打御魂,也不斗技,整天沉迷召唤,就为了召唤狸猫?你怎么回事?我得有了御魂才能跟你上场斗技啊!你不想要勾玉了?”

“我都说了还有用呢。再说我什么时候说不斗技不要勾玉了?”

“有什么用?我真是不明白!”

酒吞瞪了一眼晴明怀里的狸猫,那小东西也瞪着圆圆的眼睛看他,看起来无辜得很。但酒吞只觉得它呆头呆脑傻得很,而且太粘晴明。

“算了,你想养就养着吧。等你什么时候想去了,我们赶紧去打御魂,这样我就能跟你一起上场斗技了。”

“好呀。”


晴明虽然答应得爽快,可是接下来几天却并没有带酒吞去御魂塔的意思,甚至常常不见人影。酒吞等了几天,终于按捺不住,决定找晴明问问。

他刚踏进庭院,就看见晴明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正坐在樱花树下给狸猫戴御魂,是一个六星效果命中的狰。那只狸猫身边还散落着一些御魂,全是六星,有三个狰,两个针女。

“晴明你什么意思?你给它预备这么好的御魂,却不肯带我打御魂?它能输出啊还是能打觉醒?还有!它整天粘着你!你……”

未完的话被晴明截住,“我就是蓄谋已久要养狸猫,怎么样?”

“不许养!你不是没金币了吗,这些都奉纳掉!”

酒吞上手就去抢,晴明赶紧阻止。

“不行!”

“不行?你这么心疼它?我还偏要奉纳。”

酒吞把御魂抢过来,全部扔给了招财猫。

“你就继续疼狸猫吧,我回大江山。别以为大江山没有好御魂。”

酒吞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走出本门。

晴明没去追,只是看着招财猫一言不发。


下午开饭的时候,惠比寿发现晴明闭着眼睛靠在樱花树下,身上是那身一直不舍得穿的金月暗羽,面前的石案上放着六星葫芦酒,还有两个瓷碗。

“大人?大人醉了?这是怎么了?”

晴明微微睁开眼睛,“我没事。你领小小黑小小白先吃饭……”

虽说是没事,雾气氤氲的蓝眸却一直往本门方向看。

惠比寿顺着晴明的目光望去,叹了口气。

“大人,您这又是何必呢。都说明白不就好了?”

晴明摇了摇头,忽然瞥见了什么,蓝眸一下子亮了。

酒吞正踏进本门,惠比寿急忙迎了上去。

“大人喝醉了,您去看一眼大人吧。”

酒吞绕过惠比寿,径自往里走。

“不是有你吗?我不看。”

晴明一直望着他,看他目不斜视地大步走着,那身影终于穿过庭院,再也看不见了。

晴明又给自己倒了一小碗葫芦酒,慢慢喝了下去。

惠比寿急忙来抢,“大人,您不能再喝了。就这酒,您没喝两小碗就会醉的,何况现在喝了这么多……天也晚了,大人回屋睡吧,好吗?”

“不,我要等他。他说他想看,我穿了金月暗羽……摆着六星葫芦酒等他,他就会来的。”

惠比寿有些难过,“大人……今天大人就是摆着六星葫芦酒,酒吞童子大人也不会来的……”

晴明想了一想,然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唔……是吗?他不来……那我去找他。”

晴明已有些头晕了,却不要惠比寿扶。惠比寿担心他摔倒,只能在后面一直跟着。好容易走到母屋,却并没见酒吞。

惠比寿顿了顿,“大人……酒吞童子大人保不定在对屋……”

晴明似乎很疑惑,“嗯?他去对屋做什么?他晚间要和我一起在母屋睡呀。”

“要不大人还是去看看……”

惠比寿扶着晴明走到对屋,酒吞正背对着他们坐在新整理出来的一张榻榻米上。

晴明示意惠比寿离开,自己缓缓走了过去。

“酒吞……”

酒吞并不转身,“你去找狸猫吧。”

晴明又走近几步,“酒吞,我把金月暗羽穿上了,你看好不好看?”

酒吞依然无动于衷,“我不看。你去给狸猫看吧。”

晴明低下了头,似乎是难过了,慢慢往回走。

他醉了,脚步并不稳,走出对屋时绊了一下,下意识地望向酒吞。

酒吞听得分明,心里疼了一下,却强忍着硬是不回头。

晴明摇了摇头,出了对屋,再也支撑不住,晕沉沉地倒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晴明就说不舒服。

惠比寿立起鲤鱼旗,黑白童子端着水站在旁边。

“大人这是宿醉了。昨夜喝了那么多酒,又吹了风……怎么样,现在觉得好些吗?”

晴明只是呢喃,“爷爷……疼……”

“哪儿疼?”

“心口……心口疼……”

小小黑想不明白,“爷爷,宿醉为什么会心口疼呀?不是应该头疼吗?”

惠比寿叹了口气。

“只是头疼还好办了。但是这心口疼……唉,估计只有那一位能治了。”

“爷爷说谁呀?我和黑童子去找!”

“嘘……大人睡着了。你们先去跟师傅学习吧,晚间回来再说。”

惠比寿收起鲤鱼旗,领着黑白童子走出母屋。


到了晚间,鬼使兄弟将黑白童子送回晴明的庭院,又和惠比寿寒暄了几句才走。惠比寿刚要领两个孩子回对屋,转头就看见晴明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又坐在樱花树底下喝酒,吓得差点扔了手里的笏板。

“大人!您怎么又喝上了!不能再喝了!小小白,快把碗和酒都撤走!”

晴明不让,趴在石案上护着酒和瓷碗,一边说头疼一边还要喝。

惠比寿想了想,露出了笑容,把小小黑和小小白叫到一边,悄声说了什么。两个孩子点点头,手拉着手去了对屋。

惠比寿留意着身后的动静,笑眯眯地想着。“哦嚯嚯,大人非要喝,那就喝吧。让您再喝几小碗,一会儿自然有人让您停。”

不一会儿,身后就响起了脚步声。惠比寿知道酒吞来了,故意刺激晴明。“大人别喝了,反正酒吞童子大人也不来,您这样糟蹋自己没意思。您看您这么在乎他,他一点儿不在乎您,不如断了算了。”

晴明只是摇头,“谁说他不在乎我?他可在乎我了。唔……他要我陪他喝酒,还跟我谈八重樱……还说要做我的式神,要我带他打御魂……真是,不是说鬼王最聪明吗……我看一点都不聪明……”

惠比寿哄道,“好好好,他不聪明,大人我扶您回屋睡吧。”

“唔……我不去……爷爷,我不给你戴薙魂了,我要给你换地藏像。他这么笨,把我给他准备的御魂都奉纳了,我可不要你给他分担伤害去……”

惠比寿故作不知,“您那不是给狸猫预备的御魂吗?那四号位是个效果命中啊?”

晴明似乎突然清醒了,一下子坐了起来。“爷爷你不知道,其他位置的我都早就预备好了,只有四号位我一直没有打到能给他的六星的狰。我看见商店有六星的狰,就去商店赌御魂,结果是效果命中,他就非说我是给狸猫预备的。”

说着又趴在了石案上,“他怎么这么笨……我看他真是狸猫变的。”

“爷爷,我本来攒了155个皮肤券,要给他买酒歌狂行……他坏,都不理我,我不给他买了。我明天就去给你买五方狮舞……”

语声渐低。

惠比寿慢吞吞地转身,装作故意才发现酒吞的样子,“哦嚯嚯”地笑着领着小小黑和小小白走了。


酒吞心里五味杂陈,抱起晴明预备回母屋,但他一动,晴明就醒了。酒吞只能停了动作,抱着他坐在樱花树下。

晴明见着他,先是笑,然后又撅起了嘴,没什么力道地打他。

“你坏,我讨厌你,你快走。”

“我去哪儿?”

“大江山不是有好御魂吗?你回大江山吧。”

“我可不能走。”

“嗯?为什么?”

“我走了你岂不是更要说我笨,是狸猫变的?”

晴明颊上晕开一点粉,扭过头去不看他。

“你太坏了……偷听我和爷爷说话……”

“给惠比寿戴薙魂是要保护我,那些御魂也是给我预备的,还有皮肤券,那么多皮肤券,你怕是和黑晴明决战之前就已经预备好了吧?你这才是蓄谋已久吧,你还准备了什么?”

晴明努努嘴,语气难得地天真。

“呐,六星葫芦酒。我们来喝呀。”

“你醉了,我们下次再喝吧。”

“你不是说过吗?都已经醉了,何妨再醉一些?”

“我要照顾你,还是不喝了。”

晴明不允,自己喝了一口,抬头去亲他。

酒吞的大脑空白了一下,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然而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迅速咽下酒液,开始重重地回吻。

纠缠着倒下去的时候,酒吞想他大概是醉了,醉在葫芦酒香和松木的冷香里。


第二天上午,惠比寿照常领着小小黑小小白吃东西。

“爷爷爷爷,狸猫呢?”

“哦嚯嚯,被我送到博雅大人和神乐大人那儿去了。”

“爷爷爷爷,晴明大人和酒吞童子大人为什么也不来呀?”

“哦嚯嚯,那是因为两位大人都喝醉了呀。”

“葫芦酒这么烈呀?”

“哦嚯嚯,不是葫芦酒,是情酒哦。”

“情酒?那是什么?”

“哦嚯嚯,等你们长大就知道了哦。”

——————————————————

小番外

“师傅师傅,情酒是什么呀?”

“啊?”

“上午我们跟爷爷吃饭,酒吞童子大人和晴明大人都没来,爷爷说他们醉了不是因为葫芦酒,是因为情酒!”

“咳……”

“爷爷还说等我们长大就知道了!师傅师傅,你们已经长大了,你们知不知道呀?”

“咳咳……”

“师傅师傅,你们是不是也喝过情酒呀?好喝吗?很容易醉吗?”

“咳咳咳……”

“师傅今天好奇怪呀。”


晚间黑白童子回到晴明的庭院,还想着在师傅那儿没得到答案的问题。

“要不我们问问两位大人吧。”

“好主意!”

小小黑和小小白手拉着手走向晴明和酒吞。

“大人大人,情酒是什么呀?”

“嗯?”

“上午我们跟爷爷吃饭,您和酒吞童子大人都没来,爷爷说你们醉了不是因为葫芦酒,是因为情酒!”

晴明的脸一下子红了,酒吞却开始哈哈大笑。

小小黑和小小白对视了一眼,依然不明白。

“两位大人今天也好奇怪呀。”

Fin.


评论(6)
热度(103)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