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酒晴】月满(完)

酒吞回到母屋,榻榻米上的人依旧闭着眼睛。

果然……

那些希望太渺茫,连带等待也成了疼痛的回响。

他本以为自己会辗转难眠,但奇迹般地,他不仅很快入睡了,而且还做了个梦。

绝对是个好梦,梦里晴明醒来了,依旧像以往那样,温柔而哀伤地看着他。

欣喜若狂的酒吞冲过去紧紧抱着他,久久不肯放。

晴明任他抱着,手臂环过他的颈侧,轻柔地梳理着他散开的红发。触碰间依旧有隐隐松木的冷香,那样轻易就安抚了这些天来一直神经紧绷的鬼王。

酒吞迷迷糊糊地想着,大概是长久的等待终于打动了神明,神明见怜,赐我一个甜梦。虽说是梦,但这触感如此真实,也不枉了。

还是说……?

酒吞猛然睁开眼睛,对上一双澄澈的蓝眸。

竟然不是梦!


晴明真的醒了,就躺在他对面,和梦里一样理着他的长发。

酒吞本以为自己会像梦里那样狂喜,但反而不争气地哭了。

真没出息,他想,我果然像个孩子了。

晴明看着他,只是清浅地笑着,那笑容和梦里一样。

……不,不一样。

酒吞恍惚地想着,和梦里不一样。

但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呢?

然而未及他想得明白,晴明已经开口了。

“好久不见。”

“还知道好久不见……你倒也忍心!”

“抱歉,让你担心了。”

“说什么……晴明,你真的醒了?真的醒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晴明示意酒吞靠得再近些,在他颊侧印下一个吻。

“你说呢?身上酒香都淡了,这些天没喝酒?”

酒吞看着晴明,试图用装作凶恶的语气掩去话中哽咽的泪意。

“你还说?你的结界里绵绵冰鬼火烧口水蛙一应俱全,唯独没有本大爷最爱的葫芦酒。本大爷倒要问问,你什么意思?”

晴明指尖抚过酒吞的面颊,拭去他的泪水。

他笑着,缓缓开口,“那是因为我要醒来,亲自给你酿啊。没有葫芦酒,你就会一直等我醒来。你一直在等,我又怎么忍心就此沉睡呢?”

酒吞突然明白了,果然是不一样。

因为晴明眼里只有温柔,没有哀伤。

窗外月色正好。

今夜是满月。

Fin.

上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b28a2a

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会有两个番外。番外要开车,敬请期待。

评论(6)
热度(56)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