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酒晴】上弦(完)

二十二

“八之祓你却在大江山,没有关系吗?”

晴明轻揉着酒吞的耳尖,“那我现在回去,你舍得?”

“你明知道我舍不得。哎,松手!”

晴明只是笑,手上动作不停,“既然舍不得,那你跟我一起回去?”

酒吞用力一拽把晴明放倒在腿上,双手在晴明腋下作乱,逗得晴明笑个不停。“长本事了是吧!好,回去陪你做法事,把我驱走了,看你舍不舍得!”

“哈哈,别……别闹……”

晴明笑着躲闪,立乌帽落到一边,白发在酒吞膝上流连。

酒吞停了动作,温柔地抚上晴明的发。他想大概他爱上弦犹爱晴明的白发,爱那白发流淌在自己指尖的触觉。

“你看,不一样,对吧?”

晴明坐起身,像往常每次一样,静静地靠在酒吞怀里。

“对。”

大抵是最后一次了吧。

晴明忍住泪水,仰头吻上酒吞的唇,另一只手绕到酒吞的背后,无声无息地画出一个五芒星。

鬼王在这个吻中沉睡,宁静而安详。


二十三

酒吞醒来已是第二日正午,阳光温柔地打在他的脸上。环视四周都不见晴明的身影,身旁只有一张薄样。

“酒吞:

原谅我始终不同意让你做我的式神。

最近会发生些什么,这一点八百比丘尼的占卜已经证实,大概不是我悲观。

平安京不能没有安倍晴明,大江山不能没有酒吞童子。

所以莫寻我,酒吞;

如果注定不能再见,这是我最后的坚持,我爱你的方式。”

没有落款,但那字迹不能再熟悉。

酒吞疯了一般冲下山,阻拦他的是一个异常坚固的结界。


二十四

酒吞终于冲破结界赶到黑夜山已是夜晚,迎接他的只有夜空一弯上弦。

清冷的月光洒了满地,凌乱的羽毛刺痛了他的眼。

蓝羽,金羽,黑白相间的鹤羽……

还有大片的红格外显眼,晴明就躺在那红中间。

酒吞疯了一般冲过去,指尖颤抖着试探晴明的鼻息。

那触感太微弱,微弱到几乎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

心脏剧烈地疼着,有什么迅速模糊了双眼。

他猛然想起那夜八百比丘尼的话。

“上弦月并不圆满,世人多厌残缺,故而不喜上弦。”

“您真的不怕残缺吗……”

鬼王从此恨上了上弦。

Fin.

——————————————————

上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99fb70

下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9f3ad3

别打我,故事还没结束。

谢谢小伙伴看到这儿呀,愿意评论的话说说你的感受吧。

我允诺绝对有HE,不过不曲折的HE不是好HE!

来来来我们下篇见~

评论(5)
热度(33)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