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酒晴】上弦(7)

十六

晴明是被一阵争吵声惊醒的。

“你不能进去。他现在还没醒,怎么跟你去?”

“对呀判官大人,有什么事还是等晴明醒了再说,可以吗?”

“不行,这可是阎魔大人的命令。你们该不会想要抵抗在下吧?”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真是莫名其妙!不过是帮个忙怎么就惹出这么多事?我可从来没听说阎魔大人有事要找活着的人,你急着要带晴明走,倒是说说什么事儿?”

“你没必要知道。”

……判官?

晴明撑起身子,只觉一阵头晕。他扶住障子定了定神,缓缓走出母屋。

“晴明!”

博雅还在和判官说着什么,神乐见他来了,立即冲过来,眼疾手快地将他扶住。

“晴明你怎么样了?没有事吧?”

“我没事。你们这是……”

“你来得正好,晴明。随在下走一趟吧。”


十七

傍晚酒吞回到庭院时,晴明正坐在樱花树下,执笔写着什么。

庭院里姑获鸟正带着童男童女玩,惠比寿在一旁拿着笏板笑眯眯地看。

酒吞把灵草交给惠比寿,走到晴明面前,手抚上他的额头。

“怎么起来了?烧退了吗?”

晴明似乎变了一个人,毫不顾忌还有别的式神在场,拉下他的手握住,对他一笑。

“退了,别担心。你去哪儿了?”

“我回了一趟大江山,惠比寿说大江山有一种灵草,对你恢复可能有帮助。”

“谢谢。”

“跟我你说什么谢。晚上凉,进屋去吧。”

晴明摇了摇头。

“我想看月亮。”

“看月亮?烧刚退,又在外头吹风……”

“老是在屋里躺着,实在闷得慌。你陪我一起看,好不好?”

晴明难得主动,酒吞有些意外,随即便痛快答允。

“好。”


十八

风起了,樱花树下两个身影相依相偎。

晴明静静地靠在酒吞怀里,听着酒吞有力的心跳。

“你看,那月亮多圆。”

“是呀,很漂亮。其实比起满月我一向喜欢弯月,但是那天八百比丘尼告诉我说上弦月并不圆满,世人大都不喜欢残缺,所以也不喜欢上弦月。你呢,也会这样想吗?”

晴明眼里似乎闪过些什么,很快便消失了。

“我不会这样想。身愿随心,对明月,有圆缺。”

“嗯,这话倒是不错。”

“想不想喝酒?葫芦酒,六星的。”

“你陪我喝?那敢情好,但是你现在还没好全,惠比寿肯定不同意。”

“要不你把茨木叫来,让他陪你喝。”

“哎,你这人!等我把茨木叫来天都亮了,还喝什么喝。”

晴明仰起头,看着酒吞的眼睛。

“酒吞,大江山的月色和这儿的一样吗?”

“一样,也不一样。”

“怎么讲?”

“月色大概都是一样的月色。但现在有你……所以不一样。”

“我也想看看大江山的月色。”

“那还不容易?你想什么时候去?”

“等下个月吧,我先处理处理这边的事情。我们上旬去,还可以看你最爱的上弦月。怎么样?”

“没问题。”

酒吞低下头吻着晴明的前额,并未察觉怀中人一瞬的僵硬。


十九

夜已深了。

晴明合上砚箱,召唤来一个小纸人,看着它接过陆奥纸,消失在庭院里。

微凉的晚风穿过御帘,卷走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

“大人,把这个喝了,然后早些休息吧。为了面对接下来的一切,您必须保持精力。”

晴明从惠比寿手中接过瓷碗,一饮而尽。

“爷爷,我做错了吗?”

“其实大人心里已经有答案了,我说的对吗?”

晴明笑着,然而那笑却是哀伤的。

“我没有别的办法……”

“大人,虽然前路凶险,但您还是要相信,总有转祸为福的可能。”

“但愿如此……他们都知道了吗?”

惠比寿点点头,“大人放心,我已经都说过了。”

“那就好。不管怎样……就像阎魔说的,我必须亲自解决所有的问题。”

惠比寿走了,晴明靠在胁息上,闭上眼睛。

有什么悄然落了下来,落在狩衣下缘,温热的一滴。

酒吞,我不能牺牲平安京,也不能牺牲你。

那么,唯一可以牺牲的……

大概只有我自己。

TBC

上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833d60

下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99fb70

评论(7)
热度(36)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