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酒晴】上弦(5)

十一

变故来得太快,偏偏晴明之前一心惦记着博雅的伤势,对一切后知后觉。

直到被扔在榻榻米上双手被捉住按在头顶,晴明才恍然大悟似的开始挣扎。

“酒吞,别这样,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鬼王只是眯起眼,“怎么,怕了?”

“别闹了,快放开我。”

酒吞用一只手按住晴明的手腕,轻而易举地制住他的挣扎。

“晚了。本大爷很生气,一定要给你一点惩罚。”

“你生什么气……唔!”

下颌突然被捏住,晴明吃痛,后面的话不由都咽了下去。

酒吞手上使了力道,迫他仰起头看着自己。

“你竟然还能问出这种问题!安倍晴明,你是真傻还是装傻!说!你是不是对那个源博雅有意思!”

晴明眼里染上惊异,他缓缓垂下眼帘,沉默着避开酒吞的目光。

这沉默在酒吞看来无异于默认。

怪不得不同意我做你的式神……什么不适合收式神都是托词,原来你心里已经住了别人。

酒吞突然觉得之前种种都是徒劳,他松开晴明,站起身来大步往外走。

身后传来的声音几不可闻。

“不是。”


十二

狂喜攫住跌到谷底的心,酒吞猛地转身,不可置信地望向晴明。

晴明正坐着,定定地望着他。

酒吞站回他面前,“真的?再说一遍?”

晴明的声音低低却坚定,“不是。”

“那让我做你的式神。”

晴明有些意外,“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

酒吞愤愤开口,“当然有关系!你难道看不出来!本大爷对你有意思!”

晴明睁大了眼睛。

这喜悦漫生,太猝不及防,像春夜穿过御帘的风,每一缕都拂在心上。

不知何时酒吞已把晴明按在榻榻米上,俯身越靠越近,看晴明努力想遮住眼中的慌乱,却遮不住双颊愈来愈盛的樱粉。

酒吞把晴明的表情尽收眼底,那些怒气忽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晴明散着的白发弧度温柔,俯仰间是月光的流淌。

晴明微垂的蓝眸雾气隐隐,一眨眼是星斗的微芒。

晴明身上松木的冷香混着室内残梅的微香,没来由地让他心里发痒。

那一点绮念似燎原的业火,毫不费力就燃尽了仅存的理智。

“承认吧晴明,其实这不是本大爷一厢情愿,对不对?”

晴明没有回答。

或许酒吞也不需要他的回答。

因为酒吞已经重重吻了下来,狂喜和急切都难以掩饰。

晴明仰起头,忍住下一刻就要决堤的泪水。

他不知道,酒吞他不知道啊。

他不知道未来被黑暗染着,那黑暗明明白白写着未知,太轻易就能吞噬平安京的黎明。

可我知道,我知道那些缠绕的感情,知道放弃所爱有多疼,但也知道,我终究改不了命定。

那么至少我要留给你今夜这一点暖……

晴明闭上眼睛,开始轻轻地回应。

TBC

上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690a40

下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833d60

评论(2)
热度(41)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