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酒晴】上弦(4)


鬼王愣了一瞬,下一瞬便爆发了。

“你不同意?竟然不同意?你知不知道本大爷为了能做你的式神,把大江山都交给茨木管了?”

原来他回去是为了再回来……

晴明几乎就忍不住想要开口说好。然而一直盘旋的深沉考量让他最终按捺下冲动,只是沉默着。

酒吞近前一步,直视着晴明的眼睛。

“为什么不同意?给我个理由。”

他的语气不容拒绝。晴明望着酒吞的双眸,那眸中翻涌的怒气没有半点掩藏。他缓缓开口,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

“也没必要骗你。我今日求了一签,签文显示我最近都不适合收新的式神。”

酒吞的愤怒转成了惊异,“什么?可是昨晚八百比丘尼明明说……”

白衣的身影迅速开口,“请您不要再说了!”

“八百比丘尼,请你告诉我,你究竟和酒吞童子说什么了?难道你要他做我的式神?”

“晴明大人,请您不要问了,这是我和酒吞童子之间的事。我向您保证,我并没有这样要求过。”

“她的确没要求,是本大爷自愿的。你想知道原因是吧?原因很简单,全平安京只有你这儿有葫芦酒,所以本大爷想来当你的式神。本大爷有的是时间,既然现在不行,那就等以后。你不是要出门吗?一起去吧,怎么还不走?”

晴明刚要拒绝,八百比丘尼却抢先一步笑着开口。

“真是谢谢您了,酒吞童子。想来有您在,都不会有小妖怪兴风作浪了呢。请您陪大人稍等一下,我去叫神乐。”

鬼王得意地笑着,向阴阳师越靠越近。

“晴明,晚间回来陪我喝一杯?”

晴明瞪了他一眼,转过身去不看他。

“不可能。”

酒吞绕到他身前,依旧笑着。

“为什么?你不想再好好睡一觉?”

八百比丘尼和神乐走了过来,止住了未完的话。

“晴明大人,我们走吧。”



晴明追踪着阴气走到了竹林里,却发现了虚弱的博雅,眸中顿时染上了焦急。

他连声音都失了往日的平静,“博雅!”

“这、这声音……是晴明吗……果然还是来了吗……和我想的一样……”

“博雅!我来看看你的伤!这是……诅咒?这伤口上有会让人渐渐虚弱而死的诅咒!”

“晴明大人别担心,我来看看。”

八百比丘尼起手驱除了那个咒术,晴明这才松了一口气。

酒吞把一切看在眼里,忽然就有些不舒服。

虽然明知道这两人之间不可能有什么,但是亲眼目睹查看伤口时他那种焦急,咒术解除时他那种欣喜,莫名的烦躁就从心底某个角落喷薄而出。

所以当无头鬼从阴界裂缝张狂地出来的时候,鬼王丝毫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巨大的鬼葫芦不断喷出鲜红的火球,每一个都是他的怒气。

他冷眼看着无头鬼绝望地嘶喊,看“那位大人”四个字从无头鬼嘴里吐出的时候晴明几乎微不可察地一颤。然后酒吞第二次听到那个名字,“黑晴明”。

鬼王眯了眯眼,有什么在脑中闪过,呼之欲出。

无头鬼的结局当然是消失,鬼葫芦被放回背后,不再吐出灼人的红色火焰。

和博雅合力封印了阴界裂缝之后,晴明如释重负。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博雅!!!”

酒吞望过去,红发的武士已经晕倒在地上。

晴明急道,“他需要休息。快,帮我一下,我背他回去。”

“不行!”

鬼王几乎是怒吼着开口,把晴明吓了一跳。

“为什么不行?快别闹了,我们走。”

晴明已经俯下身,正要将武士扶到自己背上。酒吞觉得忍无可忍,一个箭步冲过去拉开晴明,费尽力气才忍住咆哮的冲动。

你怎么就不明白!

“就你那身子骨,背得动他?就算你背得动,得走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去?还是本大爷来背吧。”

晴明哭笑不得,只得点头应允。


甫一踏进本门晴明就唤来惠比寿详细地讲了晚上的情况,末了还不忘叮嘱,“爷爷,拜托您了,一定要好好给博雅疗伤。博雅是弓术的天才,除了他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了。虽然我失去了记忆,但我是这样认为的。”

惠比寿笑眯眯地,“哦嚯嚯,您放心。”

神乐和八百比丘尼都回了对屋,酒吞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晴明。他眼里的情绪很是明显,如果晴明看向他,哪怕一眼,都一定可以看出他现在很不高兴。

然而晴明并没看他,晴明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博雅,满脸都是担忧。

“哦嚯嚯,大人不用担心博雅大人,不出三天他就好了。倒是您,您看起来很疲惫呢,不如早些休息吧。或者要不要我给您治疗一下?”

酒吞忍了一晚上的情绪终于爆发了。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老爷子,他交给我了。”

酒吞一把扛起晴明,大踏步地走上透廊。

TBC

上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5d3540

下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7ea61f

评论(15)
热度(52)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