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酒晴】上弦(2)


天色渐暗。

晴明指挥小纸人给酒吞拿来葫芦酒,又亲自拿来一个精巧的瓷碗。

“啧,真麻烦,你什么时候见本大爷喝酒用过碗?”

“你虽随性,但我待客的礼数还是要尽的。”

“既然如此,何不陪我喝一碗?"

不出所料,晴明果断拒绝。

“葫芦酒太烈了,我是真喝不了。以水代酒可否?”

“怎么不用茶?”

晴明苦笑了一下。

“最近夜间有些睡不太好,即使睡着也只是浅眠。所以晚间我便不饮茶了。”

下一刻,盛满酒的瓷碗已经送到了他唇边。

鬼王狡黠地笑着,“睡不好吗……既然睡不好,更应该喝点酒了。你不知道喝了酒睡得特别沉?”

晴明本能地想挣扎,但酒吞扶住他的后脑,将那碗酒尽数灌了下去。

辛辣的酒意盈满口腔,喉咙和被火烧过没什么两样。更别提原本清醒的头脑也开始晕沉,晴明觉得,自己大概是要醉了。

对平日极少饮酒的晴明而言,满满一碗葫芦酒已经足以让他一夜好眠。但酒吞二话不说又倒了一碗,正要往他唇边送。

晴明只觉得头晕,无力地推拒着,“不能再喝了,我会醉的……”

“你已经醉了,何妨再醉一些?何况醉了睡得反而好。来吧。”

酒吞又给晴明灌了一碗酒,看着他终于撑不住这酒的烈,软软地倒了下去,眼睛也合了起来,像是很快便睡着了。

庭院里已洒下溶溶月色,确实不早了。

“吾友!挚……”

“嘘!”

不用看也知道是茨木童子,酒吞抬起头,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压低声音。“小点声!他刚睡着,你又把他吵醒,本大爷岂不是白费力气?”

茨木看着拥着晴明的酒吞,觉得有些惊讶。“挚友你大晚上不回去,就为了来这儿抱着他?”

“去你的!本大爷想喝葫芦酒了不行吗?”

“可是挚友你平常不是一直喝神酒吗?”

“本大爷现在改了不行吗?”

“行,那你酒喝完了,总该回去了吧?”

“本大爷今天晚上不想回去不行吗?”

“挚友你骗我!你明明说只有酒和月亮才能陪伴你的,现在却整天往安倍晴明这儿跑!来吧!打一架吧!”

“吵吵什么!都说了让你小点声了!想打架是吧!等过两天本大爷回去的!”

打发掉茨木,鬼王望着怀里的阴阳师,一时有些出神。

上弦月还是上弦月,葫芦酒还是葫芦酒,怀中人还是怀中人——但又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


夜要深了,晴明的式神们都休息了,但对屋有一个房间还亮着灯。

酒吞正疑惑是谁这么晚了还不睡,面前走来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

来人微笑着大方落座,“酒吞童子竟然喜欢上弦月?我活了这么久,遇到的喜欢上弦月的人可不多呢。”

“为什么?”

“因为上弦月并不圆满。世人多厌残缺,故而不喜上弦。酒吞童子难道不喜欢圆满?”

“不圆满又怎样,本大爷就是喜欢弯月。本大爷可是站在妖族顶点的男人,怕什么残缺?再说月亮不一直都是这样变来变去的吗?难道你有办法能让月亮一直是圆的?”

八百比丘尼依旧笑着,但那笑里有了一丝无法言明的意味。

“我也没有办法。世事如此,总是要有缺憾的。”八百比丘尼的目光带着了然扫过酒吞怀中熟睡的晴明,突然话锋一转。“不过,您真的不怕残缺吗……”

果不其然,酒吞拥着晴明的手臂紧了紧。

“你这话什么意思?”

八百比丘尼笑了,“请您先把大人送回母屋吧,夜间风凉,总不好让大人在外面睡一夜。我在这儿等您。”

“你有事找本大爷?”

“本来是想找晴明大人。但我现在觉得,似乎和您谈谈也不错。”

TBC

上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4fd5c3

下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5d3540

评论(8)
热度(47)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