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阴阳师 · 酒晴】上弦(1)

——————————————————

写在前面:

我站all晴,算是前提。

本文CP酒吞x晴明,不逆;手游背景,可能略OOC。

故事开始的背景大概在游戏十一十二章左右。

写文纯为自己高兴,不喜请右上。

——————————————————

“哥哥,哥哥你在哪里?”

童女迷了路,在枫叶林里飞啊飞,找得眼睛都酸了,却还是没有找到回去的方向。她觉得不仅累了而且有些困,停在一丛十分茂密的草叶上,打了个哈欠。

“什么东西?扰了本大爷的清梦!”

童女吓得一点困意都没了。

糟糕,那哪是什么草叶,那是酒吞童子的头发……

“啊!酒吞童子大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鬼王盯着迅速跳下来的童女,脸上没什么表情。

“你是那个阴阳师的式神?你到这儿来干嘛?”

“晴明大人让我和哥哥去给红叶姐姐送信……但是我迷了路,回不去了……”

“送信?送什么信?”

“这我就不知道了……晴明大人只说找到红叶姐姐的话就交给她一封信,哥哥已经把信给她了,可是我一不留神就和哥哥还有红叶姐姐走散了……”

酒吞眯起眼,那眼里一瞬明明是汹涌的波涛,下一瞬却换成了笑意。

“看你这么迟钝,肯定找不到回去的路。本大爷就送他个人情,把你带回去。”


虽然有太多疑惑,晴明的声音却依旧淡然而温和,“所以恐怕就是这样,当然,这也只是我的一种推断。”

红叶犹豫着开口,“大人,请原谅。成为您的式神我无比荣幸,而且在您的帮助下,也觉得自己似乎从以往那种状态中解脱出来了,这让我觉得头脑清醒了不少,非常感谢您。但是我还是不敢相信,真的会有两个您吗?”

童男语气坚定,“红叶姐姐,虽然大人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但是我相信晴明大人的人品,他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的!”

红叶犹在不敢置信,“但是我当时见到的真的是晴明大人……”

“不管怎样,红叶,给我一点时间,我会争取查清楚这件事情。”

晴明话音刚落,就见庭院半掩的门被人推开。

“哥哥!”

童女朝着童男飞去,大大的眼睛里盛满了快乐。

“你可回来了!我正要跟晴明大人说去找你呢。是不是又迷路了?”

“啊……说起来,还是酒吞童子大人送我回来的……”

晴明似乎有些意外,这才发现酒吞站在门口,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本大爷看你这个所谓平安京第一阴阳师也不过如此。这么不负责任,连自己的式神丢了都不知道?哎,别这么看着我,几天不见,不认识本大爷了?”

晴明确实有些惊讶,“酒吞童子,你是特意送童女回来的?还是说你是来找红叶的?”

红叶开了口,“我已经是晴明大人的式神了,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别自作多情了,本大爷还没有闲到那种程度。”

红叶虽然意外,但也乐得清静,“晴明大人,那我们先回去了。”


偌大的庭院一时只余酒吞和晴明,还有不知疲倦地打扫的小纸人,和偶尔造访的微风。那风会轻轻拂落盛放的樱花,会逗弄檐上风铃发出咯咯的笑声。

但酒吞大概还是不耐这样的静,“晴明,完好无损地把你的式神送回来了,你怎么谢我?”

晴明突然生了调侃的心思,“那酒吞童子有什么想要的?不管红叶在不在,你都天天往我这阴阳寮里跑,莫不是寮里有什么你想要的?说来听听,我来看看能不能给你带走。”

隐秘的心思被无意的玩笑戳中,一刹竟有些慌张。起初的确是因为红叶才有了交集,但究竟是什么时候,一切变得不一样了呢?

酒吞迅速望向阴阳师的眸,那眸中盛放的却是盈盈笑意。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却有什么细细密密地漫上心底。

“我的确有想要的……只是带不走。”

“你想要什么,竟然还带不走?”

酒吞顿了一下,晴明看不清他的表情。

“真是啰嗦。晴明,你的葫芦酒呢?我要六星的。”

阴阳师笑了,绽放的眼尾红衬着飞扬的白发,像足了雪中红梅的颜色。

“原来你想要的是葫芦酒。有是有,但这方法我可不外传,你的确是带不走了。”

酒吞也笑着,用笑意掩下那些暗自流淌的情绪。

“我也知道带不走,既然带不走,我可要多来几次,多喝点才不亏呀。”

TBC

下一篇:http://runzeyiwen.lofter.com/post/1ea890d4_e5133da

评论
热度(53)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