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泽以温

【酒茨】您好,要吃豆腐吗?

@无冬之宫 太太的糖水。
现代paro,总监吞x卖豆腐小哥茨。
OOC,甜,HE一发完。
—————————————————

“哎呀,是荒总回来啦。”
酒吞从手上的文件里抬起头,果不其然,外间烟烟罗面前站的,正是荒。
荒向酒吞点头示意,随后示意大家都停一下手上的活儿。
“这次去神户出差,临走之前买了几盒神户牛回来,现在应该还新鲜。加班辛苦,一会儿去公司食堂一起涮个火锅吧。”
“啊!神户牛!我最想吃啦!”
烟烟罗的小秘书蝴蝶精挥动着手机,带铃铛的手机链响得清脆。
酒吞点点头,“好。一会儿把青行灯她们也叫来,大家一块儿热闹热闹。荒,辛苦了。去休息休息吧。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吗?烟烟罗去食堂看看,缺不缺什么材料。”
烟烟罗应声去了,不多时回话说一应的蔬菜都有。这时候妖刀姬踩着十厘米高跟进来了,问了一句有豆腐没。
烟烟罗愣了一下,“这个好像没有。刚才去食堂看,海坊主他们已经下班了,不然我去买。”
她询问地看向酒吞,酒吞摆摆手。
“你们都歇歇,我去吧。正好散散心,文件看得脖子都疼了。对了,并购计划书我看完了,明天你记得把邮件发下去,我们就按B方案执行。”
烟烟罗应下,酒吞拿起外套出去了。


酒吞知道离公司不远的地方有个超市,只是从来没去过。他没开车,七拐八拐走了过去,没费多少力气就找到了卖豆腐的摊位。
因着天晚,摊位上只剩几块豆腐,倒都还新鲜,用透明的保鲜膜蒙着,旁边放着10%off的价签。
卖豆腐的是个年轻小哥,见酒吞停下,放下手里的活来招呼他。
“您好,要吃豆腐吗?”
酒吞觉得这话说得有趣,抬头看了他一眼。小哥有白色的头发和金色的眼睛,衬得那笑容格外活泼动人。只是他没有右臂,独剩一只左臂,他又生的白净,虽是和旁人一样都穿着浅蓝的制服,但平白多了些楚楚可怜的意味。
小哥笑眯眯地,“真的不来一块吗?因为晚了,所以打九折哦。”见酒吞挑起眉,又赶忙补充道,“不过这些都是下午做出来的,真的很新鲜。”
酒吞开口,“大概十多个人涮火锅,几块够?”
小哥想了想,“大概三四块就够了。”
酒吞点点头,复而扫了一眼摊上,还剩五块豆腐。
“如果卖不出去的话,这些豆腐怎么处理呢?”
“卖不出去的话第二天也不允许再卖了。有些时候我舍不得,就自己买了。”
鬼使神差地,酒吞说,“这五块我都要了。”
小哥有些意外,劝道,“十多个人,您买五块,可能怕吃不了。”
酒吞只是笑,“没关系,我特别喜欢吃豆腐。”
小哥愣了一下,“那好,我帮您包起来。如果喜欢的话,还请再来呀。”
酒吞点点头,付了钱接过豆腐,扫了一眼对方胸前的名牌。
茨木。


酒吞回到公司,烟烟罗接了豆腐开了火,不一会儿锅子就开了,热气咕嘟咕嘟地蒸腾出来。荒松松领带,抿了口酒,和烟烟罗说起了这次出差的趣事,约略是遇到了野猪什么的。妖刀姬对野猪不感兴趣,转头来和酒吞说话。
“豆腐挺嫩,离咱挺近那家超市买的?”
酒吞点点头,妖刀姬舀了一块说道,“那个独臂小哥家的豆腐做的不错,我常常去买。”
酒吞想起茨木招呼他时说的话,不由自主地笑了。妖刀姬还在说着,“那超市卖的东西都挺好的,水果蔬菜都新鲜,半成品也入味。下次你去旁边摊位看看水果,现在这季节,估摸着桃子也该上市了,哎,他旁边那摊子卖的桃子就挺甜的。”
酒吞应了,也拿勺子自锅里舀了块豆腐。豆腐本就白净,被锅里的热汤一润,便显得格外嫩滑,吹弹可破一般地,平白叫他想起那小哥的肌肤。
酒吞心里一抖,手也一抖,豆腐就掉到了面前的小碗里。他迅速舀起来,毫不犹豫地吃了。


酒吞有了个新习惯。
只要有空,他就开始频繁地往那个超市跑,茨木在他第二次去的时候就认出了他,除了水豆腐之外,还给他热情推荐店里的豆浆,干豆腐,做好的煎豆腐。酒吞解释说自己特别喜欢吃豆制品,茨木推荐什么他买什么。茨木起初惊讶,后来也就习惯了酒吞常来给他捧场,每天都笑眯眯的。一来二去他和酒吞渐渐熟络,称呼也从“您”改成了“挚友”。
这日酒吞下了班,照常去茨木的摊子上买豆腐。
“挚友你来啦!要吃豆腐吗!”
酒吞朝他笑笑,隔壁摊位卖水果的摊主看茨木生意好得很,便凑过来问,“你挚友喜不喜欢吃甜桃?”
茨木佯怒,“能耐了啊山童,都会跟我抢生意了。依我看,挚友才不喜欢吃甜桃,不然早买了。”
酒吞只是笑,“本大爷确实不喜欢吃甜桃。不过本大爷可以教你一招,你做个大点儿的牌子,放在旁边,上面写“我是甜桃”,再标上价格。来买的人肯定多。”
“不愧是挚友,真是好主意!我是甜桃,想想就很萌!”
山童想了想有道理,说明天就做。茨木低头给酒吞打包豆腐,领口处露出一截白皙的肌肤。
酒吞看见了,不知想到什么,无声地笑了。


酒吞本来想,按这样进展下去,没多久他就能把茨木追到手。他让烟烟罗买了包心形便利贴,找了个下午冥思苦想在上面写给茨木表白时候要说的话。结果写来写去总是不满意,一小半便利贴都进了废纸篓。重新拿一张,刚写个“茨木”就接了个邮件,公司有个大单子出了状况要他亲自处理,要他立刻出差去,一走一个月。
他没办法只得去,中间青行灯给他来过几次电话,说的都是公司的事儿,却没大事儿,什么要借一下便利贴啊吞总没写什么机密吧,什么这次买的曲别针不好下次告诉采购换一种啊。酒吞诧异她为什么执着于这些小事儿,青行灯又转了话题和他闲聊,提起那家食品超市,问道见酒吞总去,是不是那儿卖的豆腐特别好吃。酒吞只是笑,说确实特别好吃。青行灯在电话那端嗯了一声,也没说什么。
酒吞回来时候是个中午,没在食堂吃饭直接赶去了超市,哪料到了地方,却不见人,连摊子也没了。他去问山童,山童说那天有个人来,和茨木谈了几句,让他把东西收拾收拾跟着走,后来茨木就再没来过。他问山童那人长什么样,山童想了想说,一个女的,挺高,挺漂亮的。
酒吞失魂落魄,难道说有别人看上了茨木,把茨木拐走了?还是说茨木是个直的?转念一想,不管那是什么人,不管是男是女,自己肯定不比他差,又斗志昂扬起来。午饭是解决不了了,只能回食堂吃。海坊主做的鱼头总有种莫名的怨气,一点都不好吃。酒吞一顿饭吃得寡淡无味,好容易熬到了下午,早早收拾回家了。
临到家的时候,发现家边上开了一家新店,牌子是青色的底,上面用白色的字写着“豆腐”。隔着窗户,里面店员背对着门口,不知在忙些什么。那身影竟有些像茨木,酒吞不由自主地推开玻璃门走进去,里面的人放下手上的活边转头边说,“您好,要吃豆腐吗?”
酒吞不应声。
那人抬起头来,正是茨木。他的表情一下子亮了,“挚友!你回来啦!我还想着哪天去找你呢,你就先回来啦!”
“找我?”
“姐姐都和我说啦,问我要不要去你们公司食堂干活儿。后来又说干脆给我在你家旁边开个店,方便你不上班的时候吃豆腐。”
“等等,什么意思?”
“姐姐说你可喜欢我啦,还说我笨,什么都没发现。我说姐姐想多了,挚友你总来找我不是因为喜欢吃豆腐吗?难道是因为喜欢我?姐姐说才不是,说不会有一个人因为想吃豆腐,把卖豆腐小哥的名字写在粉色心形便利贴上的。喏,你看。”
茨木努努嘴,示意他看墙上。那里的确有张心形便利贴,上面写着“茨木”。
酒吞看了一眼,正是自己没来得及写完的那一张。
“你姐姐是谁?”
“青行灯。”


酒吞站在店外面给青行灯打电话。
“你什么意思?”
“哟,你不应该感谢我嘛?我告诉你,好好待茨木,否则要你好看。”
“你怎么知道的?”
青行灯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是孤儿。其实我还有个弟弟,我俩从小相依为命。他小时候车祸没了右臂,后来大学毕业,找别的工作屡屡碰壁,就在超市卖豆腐。我不放心茨木,每个月都给茨木转钱。前段日子我照常给他转钱,结果他跟我说不用转了,他现在挣得多了。我就问怎么回事,他说有个叫酒吞的总来买他的豆腐,他推荐什么买什么,这段时间豆腐都能卖出去,多挣了不少。还有,你前些日子叫烟烟罗帮你带一包心形便利贴,大概用了三分之一,有这事儿吧?”
酒吞说不出话来。
“吞总,害羞啦?该说你什么好呢,你说你想表白直接说就好了嘛,斟酌那么多措辞,你也不怕浪费纸。”
“这你都知道?”
“你走时急,没倒废纸篓。平时你不是喜欢自己收拾屋子嘛,我们也不敢随便让打扫的阿姨收拾屋子,就一直给你留着。那天开会小蝴蝶说便利贴没了,问采购说还没来得及买,我就去你那儿借用。所以都看见了,吞总。”


酒吞挂了电话,走回店里。
茨木的眼睛一闪一闪地,“挚友~你和姐姐说什么了?”
“说我想吃豆腐。”
“这你跟姐姐说没用啊,你得跟我说~我这儿才有豆腐。茨木最喜欢挚友啦,挚友想吃豆腐的话,茨木每天都给你做。”
酒吞握住了他要去拿豆腐的手,把他拽到自己面前。
“你说最喜欢我,对吧。”
茨木很是欢快地,“对呀。”
“和我在一起吧,茨木。”
茨木毫不犹豫,“好呀。”
酒吞低下头,吻住茨木的唇。茨木对此毫无经验,很快被酒吞吻得浑身发软,金色的眸子里漫上一层水雾。酒吞打横抱起他走出去,顺便用桌上的钥匙锁了店门。
“唔……挚友你要去哪儿?”
“去吃豆腐。”


茨木躺在酒吞的床上,酒吞拿着润滑剂,神情很是认真地在他裸露的小腹上写着什么。
“唔……挚友……不是说要去吃豆腐吗?”
“没错,我要开动了。”
酒吞示意他看小腹上的字。
那里赫然写着“我是豆腐”。
茨木的脸“腾”地一下烧红了。
“你太坏了!你是不是告诉山童让他写我是甜桃的牌子的时候就想到这个了!”
酒吞俯下身来吻他。
“确切地讲,从你问我'您好,要吃豆腐吗'开始,我就开始想这个了。”

Fin.

袖珍番外一

当晚茨木这块小豆腐几乎要被酒吞磨成豆浆了。

确切地讲,茨木不仅喝到了豆浆,而且被酒吞灌了一肚子豆浆。结束的时候酒吞打趣他几乎浑身都是豆浆,茨木没什么力气地瞪了他一眼,沉沉睡过去了。

第二天酒吞下班时发现豆腐店门前贴了张告示:

本店不出售豆浆。


袖珍番外二

酒吞觉得茨木跟客人打招呼的方式很有歧义,这绝对不行。

于是他采取了各种方法磨茨木,把他磨成了名副其实的水豆腐。眼看水豆腐已经快被磨成豆渣又要变成豆浆了,茨木哭着说不要了,酒吞告诉他说,以后必须改个招呼客人的方法,要吃豆腐吗这种话只能跟他说,否则每晚都会被磨很多次,磨到什么都不剩为止。

次日茨木一边偷偷揉着酸痛的腰一边招呼客人。

“您好,要吃……啊,来块豆腐吗?”


无奖竞猜:酒吞最该感谢谁?

A.荒

B.妖刀姬

C.青行灯

D.海坊主

评论(45)
热度(375)

杂食,吃逆吃拆吃无差,产什么不敢保证。微博@润泽以温mere

© 润泽以温 | Powered by LOFTER